一瓢

【闪恩】一个没有剧情的小短篇

没有营养也没有剧情的小短篇大概是这样。
作者是个被军训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大丧病。
史诗背景有?大概都是ooc,这个锅我背,闪恩负责幸福就好了。




“如果你可以克服睡眠的话,我就把长生的秘密告诉你。”吉尔伽美什用剑拄着自己疲倦的身体,圣人的话像是被镜面曲折,含糊不清的骚动他的耳膜,发出嗡嗡的轻响。
“你说什么……”他摇晃了几下,视野开始模糊,已经结痂的伤口持续不断的刺痛开始麻木,他渐渐模糊的眼前甚至出现了恩奇都失焦的眼睛。困意不断袭来,宝剑歪在一边,他踉踉跄跄地向地面扑去,红色的蛇瞳映着越贴越近的地面,意识游离间,他感觉到一双没有温度的手贴上他的脸颊,眼皮重重合上之前,他看见了世间少有的金色瞳孔和绿色的长发。
“恩奇都………”乌鲁克的王合上了他的眼,陷入了梦境编织的牢笼,他倒在布满露珠的青草地里,衣衫褴褛,唯有金色的头发依旧展现着王的荣耀。“吉尔……”虚空中声音叹息着和灰尘一起落到他疲惫不堪的身上。

“恩奇都—”吉尔伽美什大叫着从床上翻身坐起,柔软的羊皮毯被他攥的皱成一团,架着帷幔的大床摆在宽敞且布置华丽的房间里,侧身望去,窗外一览无余的属于他的城市。
“嗷呜?”在床侧小憩的狮子抬起头看他,摇着尾巴颜色慵懒。吉尔伽美什大脑混沌成一片,无意识地揉了揉狮子的脑袋。自己在这里的话,那么那件事是失败了吧……吉尔伽美什垂下眼帘,左手握拳重重地捶在床上。
“吉尔?”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屋外传来,“你醒了?”随即绿发金眸的拥有者走过来,在床沿坐下,白皙修长的手摸上吉尔伽美什的脸。“恩奇都?你怎么在这里……不可能啊,你明明就在本王面前…死去了……”吉尔伽美什甩开恩奇都的手,痛苦地抱住头,声音有些颤抖。
“说什么傻话呢,吉尔。”恩奇都微笑着来到吉尔伽美什身前,轻轻地把吉尔伽美什颤抖着的手握住。“今天你还有很多泥板没有看过呢,你不会偷懒的吧,嗯?”恩奇都一下子凑近了吉尔伽美什,那双澄澈的金色双眸稳稳地倒映在吉尔伽美什的眼中。
“本王当然不会……等等……你在这里也就是说……”吉尔伽美什抬起头,猛地反握住恩奇都没什么温度的手,一把将满脸疑惑的恩奇都拥入怀里,喃喃道:“太好了……你还在这里……”
恩奇都挣了几下,便放弃了从吉尔伽美什的桎梏中抽出身来,认命一般把手环上他的脖子,把头搁到吉尔伽美什的肩头,梦呓般叹着气说:“看来你是真的累了,那么今日便小小地休息一下吧,吉尔……”他抬起头,对上吉尔伽美什耀眼的红瞳,慢慢地吻了下去。
太阳从帷幔的另一边缓缓升起,香薰和甘草的味道模糊在肢体相缠的暧昧中。汗液,泪液,唾液,火热的,冰凉的,金色配饰的碰撞声,绵软无力的吐息声,红色的宝石,绿色的芭蕉,全部都一起融化在乌鲁克清晨慵懒不堪的日光里。
他们相爱着,交缠着,珍惜着或许下一秒会失去的相拥,如野兽般将肉体交缠。时间似乎已经止步在这一刻,在永恒的昼夜交替间,乌鲁克的双王像凡子一般被本能支配,被欲望拉扯。
“恩奇都……”吉尔伽美什小心地从身后环抱住恩奇都,轻轻呼喊着他的名字。“我不愿意再失去你了……那样的感觉……”他这样说着,无意识地环紧了恩奇都,眉头皱起来,眼中的愉悦被后怕的担忧给驱散。
“嗯?”恩奇都听到这话,转过身来,拨了拨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温柔地摊手也拥住自己的挚友,笑到:“我不就在这里吗。笨蛋吉尔,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呢。我会一直一直在你身侧的。”他伸手揉乱了吉尔伽美什的金发,深深地凝视着他红瞳的王,世间唯一的挚友。“我保证,吉尔,我,恩奇都,会永远是你的所有物……”
催眠的号角盘旋着,吉尔伽美什忽然就感觉到了眼皮的沉重,他想起来圣人的话,那个关于睡眠的考验。他忽然笑了,恩奇都就在他怀里,还有什么值得可担忧的呢。作为他所有物的爱人,带着彼此身上的味道静静地躺在他身边,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呢。那样想着,他嗤笑一声,闭上了疲惫的双眼,终于陷入了梦境。
“吉尔……”恩奇都轻轻唤了他一声,白皙儿修长的手指缓缓滑过他的脸颊,颈侧,胸膛,像是要牢牢记住那沉睡之王的模样。
吉尔伽美什不曾见过的眼泪从眼窝里无声地滑落,恩奇都俯下身最后一次亲吻了他心爱的王,郑重地说到:“我保证,吉尔,我会陪伴着你直到永远。”
烟雾散开,乌鲁克的清晨静谧无言,墙外的知更鸟叫了第一声。
全新的一天,太平长安。
有的人带着遗憾醒来,有的人入梦笑的灿烂,有的人惆怅,有的人欣喜。母亲唤醒儿童,鸡犬欢唱门篱。生命在指尖流逝,长生不老的秘密不过是谈笑间蛇衔走的一枝仙草。所以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怀念的,遗憾的。
乌鲁克的王,吉尔伽美什在集市的喧闹声中醒来,往常一样批阅着泥板,倾听着子民的心愿,他过的忙碌而充实。充实到忘记回忆过去。
路过长廊,匆匆行走的吉尔伽美什忽地停下来脚步,他愣了愣,甚至不由地多看了几眼葱郁的金盏花侧不知何时窜出了一束蕨草,绿油油的,沾满了泪滴般的露珠。
吉尔伽美什深呼了一口气,最终选择大步离开。侍从们感慨着王的忙碌,歌颂着他的贤明,却没有听见他们闪耀的王在他们看不见的角度,露出了一个许久不见的笑容。他无声地开合着嘴唇,用简单的字母组成一句话。
“你好,恩奇都。”
end.


请我不要脸的讨个小红心,小蓝手啊,评论啥的qwq
闪恩真是好文明!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