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瓢

【酒茨】一个练笔的小甜饼

作者是个丧病,小学生文笔,ooc有
一切都是作者的锅,酒吞你们幸福就好了
有微青夜乱入,各位看客不要在意
现代设定




茨木童子最近很烦躁,自己最好的兄弟酒吞童子突然就弯了。还莫名其妙地跑过来和自己说什么“茨木,本大爷想明白了,原来本大爷喜欢的是男人。”
天然呆的茨木都没想明白酒吞到底说了多么劲爆的话,就开启了吞吹模式,“那是自然,挚友天下第一,无人能敌,就连性取向都是这么与众不同,不愧是吾深深崇拜的挚友·····”当时酒吞看茨木的眼神有点奇怪,不过粗线条的茨木并没有注意到,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酒吞拐到家里了。
到酒吞家里喝酒也不是第一次,但他们平时都是两个男人,几罐子啤酒,胡话大话,一醉到天亮,从没有过这么大的阵仗,他傻乎乎地看着酒吞摆出酒杯和一看就很贵的高档红酒,还很可疑地熄了灯,点了莫名其妙爱心形状的小蜡烛。才想明白酒吞刚才的话里有多少信息量。
“茨木,现在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和你说,我····”酒吞一本正经地坐到茨木的面前,话刚说了一半,就被茨木打断了。“那个挚友,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茨木慌慌张张地站起来,摸着黑想要逃跑,他深感等一下会发生一些让他和酒吞的兄弟关系瞬间消亡的事件。
“哦?是吗,可是你刚才说你没事情啊····”酒吞挑了挑并不存在的眉毛,看着茨木质疑道。“那个·····对,是夜叉!夜叉说他头疼脚疼屁股痛,不仅口腔溃疡,还各路神经不同程度坏死。如果我不过去陪他,他会有生命危险的,哈哈哈哈,对对,就是这样···挚友我先走了···那个··真的不好意思啊····我先走了哈哈”茨木尬笑着,他开始庆幸酒吞熄了灯,好让他看不到自己脸上可疑的神情。他飞快地离开了酒吞家,慌乱之中,还被进门的鞋架绊了一跤,茨木顾不上右手传来的火辣辣的疼,飞一般回了自己家。躺在床上,他就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跳的飞快。不知是手上的疼痛还是酒吞出柜的消息太让他震惊,他一个晚上没有睡着。
“所以这是你弄伤自己手臂的理由?”大天狗把手里的片子放下,好气又好笑地,顺带非常同情地看了一眼茨木。
“酒吞不是你的挚友吗,那他的选择,你不该无条件接受吗?顺便骨裂了,要打石膏。”他低头给茨木开单子,还不忘调侃茨木几句。
“话是这么说,但是挚友是绝对完美的,这种事情也太·····”茨木低下头,用好的那只手揪着自己的衣角,一脸困惑的神情。“
所以呢?现在他不是你天下第一,无人能敌的挚友了吗?”大天狗把单子递给茨木,问道。
茨木飞快地摇了摇头,否定到:“怎么可能,挚友举世无双,不管怎么样挚友都是最强大的,挚友的好我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够了,现在交了钱去打石膏,我不是来听你吹酒吞的。既然你的酒吞这么好,你干嘛要逃跑?还是说你自己是个深柜?你自己想清楚吧。”大天狗把头扭向电脑屏幕,叹了口气,不打算再理这个明眼人都看出他喜欢酒吞可偏偏自己不承认自己喜欢的深陷恋爱烦恼的发小茨木童子。“我算不算是吃了口狗粮?”大天狗在茨木出去以后,摇了摇头,愤愤不平地给自己恋人发了条短信。
这么快就想明白的就不是我们的茨木小天使了。于是茨木去找了红叶。
“喂,女人,你对挚友做了什么?”茨木一只手打着石膏,再配上一副凶巴巴的表情,不要太好笑。以上来自红叶时候的回忆。
“我?我怎么可能对他做什么呢?我不过是对那个酒鬼说他喜欢错了人而已。看样子,那家伙开窍的挺快。”红叶晃了晃杯子里的酒,笑着说道,“还有我说你,茨木。你也该认清现实了吧,酒吞最喜欢谁,是谁让酒吞变成这样的,你还不明白吗?”
茨木傻了眼,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
他,茨木童子,一个发誓要追随酒吞一生的男人,要有多直就有多直,并没有想过那种会发生在言情小说里的故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突然想起好兄弟夜叉发给自己的知乎贴“我只想和他做兄弟,他却想睡我”时一脸坏笑的表情,感觉自己有一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
“所以你是不是老早知道了?”茨木扣着夜叉的桌子问道,夜叉从堆在桌子上乱七八糟的文稿里抬起头揶揄意味满满地看了茨木一眼。“我怎么会知道啊,我这样的勤奋更文的职业小说家,头疼脚疼屁股痛,口腔溃疡,还各路神经不同程度坏死呢,关心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都不知道,没空关心你的恋爱烦恼。”他光着脚踩在厚厚的地毯上,对着茨木说道:“你自己心里还没点数吗,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啊喂。”
“什么看出来呢?”茨木觉得自己还可以硬撑两秒。
“就你喜欢酒吞这件事啊,天天说着支配啊啥的,不是喜欢是啥啊,哦对,我感觉酒吞就是被你掰弯的。”夜叉轻描淡写地随口说道,顺手还跑去给回家的青坊主开了个门,要了个并不存在的亲亲抱抱。留下了,原地化成一座石像的茨木。
茨木童子,男,二十六岁,一个发誓要追随酒吞一身的男人,迎来了他人生中最绝望的一刻。他,可能?不对,在别人的眼里,他掰弯了自己的挚友,酒吞。
于是,茨木开始自暴自弃地躲避酒吞,顺便利用各种渠道给酒吞介绍各自可爱的小姐姐。他指望着酒吞几天不遇见自己,就会自己直回来。然而不存在的。
一周后一个早晨,几天迟到又早退的茨木还是不可避免的在公司例会时,遇到了酒吞。“靠,早是这样,就不要和酒吞一个公司了,就算不是一个部门,例会遇到也是相当尴尬啊。”茨木碎碎念着,找了个理由逃去了茶水间。然而,正当他摸着胸口长出一口气的时候,酒吞推门进来了,而且反手锁上了门。
“啊··挚友,这么巧,你也来倒水喝啊哈哈哈。”茨木非常尴尬,尴尬到想原地爆炸。
“你在躲本大爷?”酒吞都没有给茨木尬聊的机会,直接把茨木逼到了墙角。“手怎么样了,我听狗子说是骨裂了。”
“啊,已经不太要紧了···挚友费心了,那个我····”茨木在酒吞的手臂和墙壁之间进退两难,他不敢看酒吞的眼睛,只好不停地揉着手上的纱布,尴尬地把注意力从酒吞胸前的第三颗扣子,移到第四颗。显而易见的是,酒吞的衬衫扣子和布料下面有力的胸肌,并没有多少缓解茨木的紧张,相反的,他的脸更红了。
“好看吗?”酒吞憋着笑看茨木越来越红的脸颊,他现在有一种想把这个傻兮兮的笨蛋压到墙上咬一口的冲动。
“不不不····也不是····挚友的好····”茨木一紧张又开启了吞吹模式,当然还没等他吹,就被酒吞打断了。
“本大爷,不想听你说这些。”酒吞挑起茨木的下巴,好让那个家伙可以直视自己的眼睛。“看着我,本大爷现在要和你说的是很重要的事情。茨木,本大爷喜欢的是男人这件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
“嗯···”茨木现在不得不看着酒吞,他有点心虚,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那就好,听着,茨木,本大爷喜欢你。听清楚了吗。本大爷喜欢你。”酒吞这么说了。传到五公分外的茨木的耳朵了的时候,茨木整个人都是晕的。他感觉自己要晕倒了。酒吞这么好的人,强大有实力,还长得帅,他说,他喜欢自己?该不是自己听错了,挚友这种要屹立于众人之上的人,自己配吗。
突然茨木感觉嘴唇上传来了一阵刺痛。然后他看着酒吞摸着嘴唇,笑着看向自己。“在想什么,你分神了。”酒吞一下逼近他,近到可以感受到酒吞的鼻息。
“那个···挚友···我··”茨木感受着嘴唇上酒吞咬下残留的感觉,感觉自己真的快要炸裂成一朵烟花了。
“茨木,我喜欢你,所以我不想再当你的挚友了,我们交往吧。你掰弯的我,你会负责的吧”酒吞坏笑着,把完全不打算反抗极大可能是从了的茨木拥进怀里,给了他一个深吻。
茨木童子,男,二十六岁,在茶水间被自己的挚友,告白了。然后他,一个活了二十六年的直男,在这一天弯成了回形针。就是这么令人窒息的操作,让单身狗们想打人的操作很好,这很茨木童子。
在显然存在的同床共寝不可描述后的第二天以后,那些助攻过的人表示他们是不是做了一件错事,为什么每天都有塞不完的狗粮,为什么茨木的吹吞功力愈发精进,而且向着一些可不描述的地方发展了。夜叉被青坊主搂着,表示,狗粮,他自己也可以发啊。所以,那两个家伙自己高兴就好。
我们的茨木小天使回忆当年一度苦恼的自己,表示,不存在的,自己当时当初显然也是深爱着酒吞的呀。

End.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