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瓢

【酒茨】人类与怪物的第三十一次战争

为了证明自己还没沉掉的试水作,顺便祝自己终于有了百年孤寡老吞

大概会是个长篇了吧?

作者是个丧病还是小学生文笔,ooc想来是有的吧,怪我怪我

架空背景,大概是一个大战黏糊糊怪物的故事

酒茨酒茨酒茨,我也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有别的cp

-----------------------------------------------------------------------------

听不清了,是水声吧,这样想着J睁开了眼睛。


黑乎乎的一团什么也看不清。


“有什么人在吗?”自己的声音像生了锈一样,有些沙哑。肺里一抽一抽的,肋下传来的刺痛让J,一下子跌坐回原地。淤泥被溅开的声音回荡在很空旷的环境里,悠悠转转间,水声在耳边响的更加清晰。


“这什么····地方?”J扶着墙站起来,滑腻腻的,似乎是长满绿苔的墙体让他的非常不爽。他甩了甩手,感觉着来自自己体内不断传来的疼痛,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清醒。


过了一会,J渐渐适应了周围的黑暗,灰绿色的墙体和黑色的地面在视野里清晰起来。


“下水道。”他啧了一声,下意识地去上衣口袋里掏烟,没想还真给他摸出一根皱巴巴的烟和打火机来。颤颤巍巍地把烟点上,J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处境来。


首先最关键的,“我是谁?”他深深地吐出了一个烟圈,靠在墙上,问自己。留给自己不多的线索是孤零零留在自己腕间的手表。


“J&C”玫瑰金的潜水表背面,考究地刻下了这串字符。以J的认知,他推断这是名字的缩写,而且刻在前面的是自己,后面一个是对自己有重要意义的人。“J是我的话,那么另一个C是谁·······”他喃喃自语道,又嘬了一口烟。


说实话,一般人在这种莫名其妙失去记忆在空无一人,又脏又臭的下水道里醒来的状况下很难保持平静。J看了一眼显然就价值不菲的腕表,更加断定了,自己可能不是一般人。那么下一个问题,“我在这里的原因是?”


人为还是意外?他的目光瞟到被大片血迹沾污变成黑色的衬衣,以及这不知尽头的下水管道,不由得抿唇一笑。“呵,这副情形说是意外都有点过分了吧。”他不禁笑出声来,朝着水声传来的地方大步走去。“看来是最坏的那种情况了,看来本大爷是个很招人喜欢的家伙啊”他大笑着,自嘲道,同时大脑也在飞速的运转。首先要从这个地方出去,有水声的地方说明有入水口,那么在城市管道系统中有入水口的地方想来有相配套的检修用竖井和扶梯。


“找到了。”J看着那个仅容幼童出入都尚显困难的入口,苦笑着摇了摇头。与此同时摆在他面前的是三条分叉路口。黑黝黝的隧道通向不可预知的地方。


“本大爷的运气····还真是好到爆了。”J叹了口气,吐掉吊着的的烟屁股,原地蹲下,仔细地分析着眼前的局面。看上去一模一样的道路,没有感受到风,也没有再听到水声。可以说是要靠着运气进行选择了。


J深呼了一口气,准备凭着自己的直觉走进左手的那一条通道。突然中路细小的泥土翻起的痕迹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慢慢用手拨开了覆盖的淤泥,一枚箭形的扣子出现在他面前,同时箭头的方向指着深不见底的隧道内部。


“有人来过这里?”巨大的疑惑在J的心里升起,他拾起扣子,湿润的感觉沁入他的掌心。是什么人会在这里留下痕迹?等下,这个扣子的形状很眼熟。J猛地回过神来。他刚才没有注意到,这扣子的形状和自己衬衣袖口纽扣的形状一模一样。


“看来是我还清醒的时候留下的记号。”他摸着下巴分析到,“既然是自己留下的记号,那么有一定的可信度,但是我是出现在下水道的那一边······算了,反正也是三选一,不如就将信将疑一次。”J把扣子埋回原处,大步流星地进入了中间的隧道。


中间的隧道看上去和之前走过的路没有什么不同,J庆幸自己的打火机质量不错,借着火焰的光芒,他在隧道中步行了大概十五分钟,来到了一个稍大一点的空间。


“看上去是一个蓄水的地方。”J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左上方的排水口,和空间四角长满的苔藓以及墙体上绿色的水渍,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不过看上去现在暂时是安全的。”他摸了摸完全干燥,显然很久没有蓄水迹象的地面,放松地盘腿坐下。闭上眼睛准备休息一下。身体内部传来的疼痛,和赶路的疲劳,让他忍不住想要稍作休整。迷迷糊糊间,J感觉自己似乎是睡过去了。


白发的少年和红色的枫树。刀子和打翻的酒坛子。布满污垢的屋子和尖叫声。锁链那头的断手,血泪留下来变成一个惨烈的笑容。黏黏糊糊的血是潮,涌上来,盖住了自己的身体。想要挣脱却挣脱不掉。慢慢地窒息,头脑放空,只剩下少年的笑声和断骨摩擦的声音。


“啊---”J一下子从睡梦中醒来。映入眼帘的却是黑色的诡异生物。烂泥一般的身体黏糊糊地贴近他的身体。可怕的漆黑眼睛直直地贴在J的面前。


J尖叫一声,用力把奇怪的生物甩掉,那东西落在地面发出了噗的一声,就像橡皮泥掉在地上,变形以后又慢慢地恢复原状。那双没有神的黑眼珠子死死地盯着J。它蠕动着,攀上J的身体,与此同时,看似柔软的身体变得极富粘性,让J几乎无法动弹。那种被尸体盯上一般的感觉让J非常不舒服,他用力地把自己的脚抽离,同时顺手拿起身侧一截废弃的钢管,像怪异生物的眼睛戳去。


噗。被戳中独目的怪物,吃痛般向后退了退,但显然没打算放过J,他发出含糊不清的嘶吼,腹部抽出暗灰色的刚毛,直直地朝J的大腿刺去。J急中生智握住插入怪物眼中的钢管,利用怪物自身的粘性,把它整个向侧甩去,堪堪避过了锋利的刚毛。怪物蠕动了几下,不再动弹。


就在J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他听见咕噜一声。一个粘稠的硕物从他头顶落下,一下子把他整个头部包裹。失去了视觉的J一下子也失去了方向感,他尝试着去摘掉在自己头顶蠕动的怪物,但那种夺人心魄的窒息感压得他喘不过气,手上使不上力。J清晰地能感受到触手戳进皮肤的刺痛感和怪物内脏蠕动的怪异感。


“本大爷,就这么要玩完了······”J感觉自己的意识慢慢模糊,大脑一阵阵发胀,似乎这身体都快要不属于自己。“啧,还真是···不甘心呢···”


噗,是刀刃刺穿怪物的声音。一个似曾相识的少年的声音出现在他耳边。模模糊糊地,不知道在喊什么。J勉力睁开眼睛,看见从那一团不停蠕动的烂肉上拔出刀又狠狠刺下去的白发少年,带着一脸杀戮的兴奋。黑色的体液溅在他脸上也全然不顾,他大笑着把刀子一刀一刀送进怪物的身体,同时踩着触手的脚,一点点把那根灰黑色的触手碾烂。就像是一个亡命之徒。但在J的眼里。那张杀戮的脸逆着光,竟有点好看,少年的眼睛闪着光,像黑暗中奕奕的宝石,闪烁着似乎要勾起J的什么回忆。


“唔····本大爷的头···”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让J不得不扶墙站立,刚才电光火石般的记忆也消失不见。他勉强抬起头,却看见白发少年正踩在怪物的尸体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把匕首上的血迹甩掉,利落地把刀子收回后腰,给了J一个野性十足的笑容。


“哟,酒吞,欢迎加入人类与怪物的第三十一次战争。我叫茨木,是要接下来把你送上王座的家伙。”


有光从排水口斜斜地投了一片阴影在名叫茨木的少年身上。J,不,现在该称呼为酒吞抬头愣愣地看着那个一脸自信的家伙,也勾起了唇角。


“那么多多指教了,茨木。本大爷到是要看看,你要怎么把我送上王座。”


这便是名为酒吞的男人与那个叫做茨木的少年的初遇或是重逢。现在主角到齐,人类与怪物的战争即将拉开序幕,诸君敬请期待。

-----------------------------------------------------------------------------

第一章大概就是讲讲酒吞,嗯进展非常缓慢了,后面会有茨木的吧。

小透明暗搓搓不要脸要个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啥的求鼓励。

听说产粮会有有茨木的·····我一脸天真地相信着·····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