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太中】太宰治的牛蛙解剖实验

被吞了文的重发233
双黑太中,现代设定
来自生物狗对实验悲伤的爱好
小学生文笔,大概occ,锅我背,他们负责幸福
高能提示:有牛蛙出没,介意误点
以上
--------分割线---------
【太中】太宰的牛蛙解/刨实验
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阳光暖洋洋的,是个适合躺在文豪大学一望无际的大草坪上午睡的好日子。
所有人都会这么想的,包括太宰治。所以直到下午第一节课的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他才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从大草坪上翻身坐起。
  “啊~好困啊。看来以后不能拉着敦通宵肝游戏了~”他揉了揉揉脑袋,胡乱地向自己身后摸索着。“下午什么课来着?”他自言自语着,摸出一本刚才一直在被自己当枕头的《动物生物学实验指导》。书皱巴巴的,在温暖的过分的阳光下还闪着光。太宰擦了擦疑似是他口水的不明液体,抬起手看了一眼表。脸上的表情从漫不经心的傻笑,变成了大事不妙的苦笑。
     礼拜二下午第一节课,是森鸥外老师的动物学实验课。同时兼任系主任和教务处主任的森鸥外老师的实验课被列为这你也敢逃逃了必挂排行榜第一名。而现在距离上课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文大速来以校园之大而闻名,而且像太宰这种以享受愉悦的大学生活能混就混的人,并不存在自行车这种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最可怕的是下一班校园巡回车还有二十分钟才发车。太宰擦了一把头顶的冷汗,估计了一下从大草坪到实验楼的距离,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支小红烛。
   “完了···这次莫不是要凉了。”太宰勾了勾嘴唇,笑了起来。“但是,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我们聪明机智玉树临风在本文里有着主角光环的太宰治显然不会让自己的大学生涯抹上“旷了主任的课被记了缺勤平时分扣光期末挂科”这种污点。一个小时后,他带着一脸的病弱站在森鸥外的面前,桌子上放着一些颜色可疑怎么看都不像能吃的蘑菇。
“老师,我确实是吃了有毒的蘑菇,才不能准时来上课嘛~”太宰扶着额头,一脸的无奈和惋惜。“我对您一直崇拜不已,怎么可能缺勤。都是蘑菇,让我产生了幻觉!”他从指缝里偷偷看森鸥外一张又紫变红又变白的脸还拿他没办法,在心里的得意地偷笑着。
森鸥外摇了摇头,对这个平时一副混日子偏偏悟性很好的学生一脸的无奈。他摆了摆手,示意太宰留下来补做这个实验,不做完就别和及格说拜拜吧。
太宰听完,如蒙大赦。管他什么实验,赶紧做完,把图画好,可以回去肝游戏。万圣节限定活动的中也可真好看,必须把他肝到手。
说着,太宰晃进了实验室,正巧遇见一脸不可描述的中岛敦出来。
“这是怎么了?把小老虎吓成这个样子,看来很有意思嘛~”太宰打了个响指。把红色塑料桶的盖子打开,和一头身材娇小的牛蛙面面相觑。
“嗯?”
“呱?”
一人一蛙相视无言。太宰看了一眼黑板,才知道今天的实验内容是观察牛蛙的循环系统。他看着浑身黏糊糊的牛蛙,皱了皱眉头。戴上手套,把孤零零留在桶里的牛蛙抓在手里。
“这位美丽的小姐,一定要乖哦,在下现在就送你去那个世界。”太宰拿食指在自己的嘴唇上触了一下,按在牛蛙的嘴上。虽说不知他哪里来的自信判断的性别。
他把牛蛙的肚皮朝上,修长的手指在牛蛙洁白的肚皮上划过。“在这里轻轻地开一个口子,用我手上这把锋利的刀子,把你光滑无暇的肌肤裁开。然后我就可以看到你完整的构造精巧的八块肌肉。匀称的可爱地排列在一起,都可以触碰之下可以感觉你的活力了诶。”
他的手指在下腹的一个位置轻轻地打着转,微微用上了一点力道。“然后我要用剪刀剪开你的体壁膜,避开这里这条流淌着鲜红血液的腹动脉。我都可以想象了,这条有力的动脉里流淌着的罂粟花般艳丽的颜色,一定特别漂亮。”牛蛙动了动后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望向太宰治,它张了张嘴巴,黏糊糊的体液蹭在太宰手上,隔着手套出来冰冷的质感,让人想起有个橙头发的家伙。
太宰隔着薄薄的肚皮感受着牛蛙一颗心脏有力而均匀的跳动。他心情不错地继续说到:“在这里我可以触摸到你的心脏,有力跳动的心脏,一颗我可以控制它起搏的心脏。我可以抚摸着它,让你在我掌间无可奈何地悲鸣。这两侧,是你的肺,我可以看见蜂窝结构的肺,血红色的,是少女嘴唇的颜色,我真想现在就吻下去。”他眨了眨眼睛,脑海里划过了一个矮个子男人红润的嘴唇,忍不住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你不像他,你可比他乖多了,所以我可不舍得折磨你。我会小心地打/开你的身体,去观察三片肝的光泽,和盘绕的十二指肠和小巧可爱的胃。我想把你鲜红色的脾放在指尖把玩,想要用指尖舔过胆,去感受那种令人战栗的苦涩。”太宰这样说吧,一屁股坐到桌子上,把牛蛙举到眼前,用手指去触摸他有力的四肢,脚蹼,后背。“这里我慢慢地划开,你的每一个神经都在我眼里,白色的是骨膜的颜色。我用镊子触碰他,你的身体也会随之做出反应。听话地就像我的提线木偶,不会像那个漆黑的小矮人。”太宰治低下了头,把牛蛙放在了蜡盘上,单手按住,拿起了捣髓针。“你真的太乖了,我沿着你的后背,一路向后的话,就可以摸到你的这里。”手指按在一个像花瓣般向内旋的小口处。“在这里,我分开你有力的大腿,破开这里的皮肤,用我的手指探进你的泄殖腔。这个用来交/配和排泄的地方。我会去感受你浑身的战栗,心脏紧张的收缩,喉间的低鸣。这一切,你无力反抗,而我,执掌着你的全部。”
太宰叹了口气,牢牢按住了牛蛙,把捣髓针放到了凹陷处,露出了一个笑容。“当然在这之前,我们先做个小游戏,我保证,一点都不疼。”他低下了眼帘,不愿意去直视这和同类相比娇小温顺的可怕的小家伙的死去。随着针尖的慢慢插入,牛蛙剧烈挣扎起来。就在太宰马上要加大力道,刺入牛蛙的颅腔时,他张大了眼睛。吃惊地发现,按在自己掌间将要处死竟然是浑/身/赤/裸,用着惊异的眼神看向自己的中原中也。捣髓针在他额间留下了小小的口子,红色的让人欲火焚身的血液,一点一点沿着中也姣好的脸庞滑下来。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
“中也·····”太宰扔掉了自己手里仍然带着血液的凶/器,把中也一下子抱进了怀里,感受着那具颤抖的身体贴着自己微弱的喘/息。在他直视中也眼睛的一瞬间,很多记忆像潮水翻涌而来。
“没事了,太宰····别抱的这么紧啊·····啊,算了,随你了····”中也挣了挣没有挣开,索性闭上眼睛任由太宰抱着。
救护车的鸣笛声一长一短从远处传来。
“那样真的没关系吗?”国木田推了推眼镜,在笔记本上记下了太宰这次发病的情况,一脸担忧的看着裹着小毯子站在路边抽烟的中原中也。“你知道,他病了,他这次差点把你当牛蛙杀/掉。”
“我知道。但是没关系。”中也吐出了一个烟圈,淡淡地说道:“我会陪着他。一直到他愿意从那场实验意外中清醒过来。从见到他第一眼起,我就知道。”
如果他在他的幻觉里我一次又一次变成了解剖动物躺在他的倒下。我也愿意,一直一直目光坚定地迎上他的刀锋。
      End
被河蟹一次以后生无可恋地开始修改词汇ummm
最后不要脸求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嘿嘿嘿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