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马场林】结束以后

熬夜把轻小说也补了以后,我真的越来越喜欢林林和马场了!他们真的太太太甜了吧。然后就有了以下脑补比如事件结束以后会怎么样比如商量着同居的私心之作。

大概ooc有,锅我背,他们幸福就好。

cp是马场林了,小学生理科狗文笔。

----------------------拉面味道的分割线-----------------------------

    “我说你现在打算去哪里呢?”马场善治看了一眼倚在沿江护栏上不知道在看哪边的林宪明,双手插在裤袋里,踱到林身边上,“回老家?”他把手搭到林的肩膀上,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说你别随便碰我。”穿着红色合身连衣裙的长发“少女”皱着眉头,抬手打掉了马场的手,“我打算留在福冈。反正现在我已经没有别的家人了,留下来也不错。”

   “留在福冈这边也不错。”马场揉了揉手背,重新插回口袋里。“反正你也欠我五年份的明太子,要是去了别的地方,还真是不那么好办。”

  “喂,我说你这个混蛋·······”林愤怒地转向了马场,右手攥成拳头,看上去下一秒就要招呼在马场脸上。

  “别这么冲动啊,”马场向后轻巧地跳了一步堪堪避过了,险些砸在自己脸上的拳头,“我们说好的吧,五年份的明太子,你该不是想要赖账吧。”

 “谁······谁会要赖账啊。”林把头扭开,心里悱恻着爷才不会为了区区五年的明太子就做出逃跑这种没品的事情。“之后我会去找一份工作的。在博多,找一份杀手的工作应该不会很难。”他想了想,认真对马场这样说道。

  “杀\手吗?很适合你哦,毕竟林你是职业的哦呀。”马场笑道,恶意地把重音落在职业二字上。

  “那是自然,我可是职业的·····”林得意地抱着手臂,下一秒看着满脸笑意的马场警觉事情不对,红着一张脸把拳头砸向马场的脸,“笨马,不许小瞧我!”

  “你还真是·······”过了一会,马场望着林气呼呼的背影,揉着挨了一拳红通通的左脸,叹着气道。“对了,之后要不要搬去我那里一起住啊?”

   “哈?”林转过头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仿佛在说一件小事的马场善治。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的房子是华九会给你买的吧。既然张已经死了,这个房子你继续住着肯定很不方便,不如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好了。”马场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一脸真诚地对林说道。

  “哈?就你那个脏的不能住人的地方?你在做什么梦?”林对此嗤之以鼻,“房子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不就是找个住的地方,你不要小瞧我好吗。”

  “不,我的意思是我之前当仁轮加武士稍微攒了点钱,我打算在事务所边上租个带院子的房子住,一个人难免还是很寂寞的吧,所以,林你要不要搬过来一起?我不收你房钱。”马场挠了挠头发,看向逆光站在自己面前的林。已经是黄昏,江风里林的红裙子被吹得一上一下,这家伙也全然没有自己穿着女装的觉悟,任由白皙的大腿大咧咧地露在外面。不得不说,林的身材还是不错的,虽说胸前是少了点料,好歹还是凹凸有致。马场咂了咂嘴,心里念叨着“反正比起胸我就更喜欢屁股。”

  “你要看到什么时候?”林又把眉毛皱起来了,“这种没谱的事情,就不要告诉我了。”

  “我已经联系过房屋中介了。”马场对着林摇了摇手机,笑的不怀好意,“如果快的话,这周就可以搬过去了。”

     林愣了愣,拳头攥紧又松开。他把头一扭,只留了一个背影给马场。“谁管你这么多破事儿。快点的,冷死了。我要回去了。”林把手伸到面前,呵了口气。他的脸冻得红扑扑的,莫名地添了一分可爱,衬上淡淡的妆容,确实是无可挑剔,走在路上也要男人多看一看的漂亮美人。林晃了晃脑袋,假睫毛压得的眼皮很难受,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回去买条保暖的围巾,该死的博多的冬天,还真冷。

     马场看着眼前又搓手又跺脚的林,不经意地笑了起来,在林“笨马你又在笑什么的”的咆哮里,马场勾起的唇角弧度又大了一分。距离上一件事情结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博多也进入了冬天,年关将至,重松忙的不行,自己也接了几桩新的委托,林用那五百万原来打算替自己赎身的钱安葬了妹妹,齐藤那小子上次在棒球场见到,也似乎是找到了新的工作。大家都忙忙碌碌,似乎要在这个冬天里把旧日的一切终结在新年的钟声敲响之前,好去期待一个崭新的春天。“说起来也是呢。”马场仰起头,看了一眼渐渐黑下去的博多的天空,双手按住林的肩膀。

     林显然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挣了几下没挣开,反手去摸绑在腿上的刀子。马场在刀锋把自己虽然没怎么打理但好歹还是拿得出手的脸蛋被划破之前松开林。“去吃豚骨拉面吧!”他提议道,“这么冷的天里去吃拉面吧。”

 “拉面?我说了我不喜欢拉面,油腻腻的,我要吃牛肉火锅。”林把刀子放回去,直起腰的时候,茶色的头发从身体的一侧倾斜下去,露出白皙的后颈的皮肤。

    马场舔了舔嘴唇,快走几步跟上林,死皮赖脸地说:“可是上次你说了好吃来着。”

 “滚,那是我可怜你泡了个面就一副得意的样子。”林想起来自己确实好像说过好吃这样的话,心口不一地反驳道,豚骨拉面浓郁的味道却从心里勾出来让他不经意回想起和这个叫马场善治的男人初次相遇的情景。

  “吃吧,吃吧,拜托了。”马场故意双手合十做出拜托的样子。

  “知道了知道了,拉面是吧,反正我不喜欢浪费粮食,吃什么都随便啦。”林这样说着,大踏步地超过马场走在前面。“难吃的话,我绝对会杀了你的。”

      两人吵吵闹闹地渐渐走远,在愈发寒冷的夜色和周围嘈杂的人群混在一起,就像任何一对普通又不普通的情侣一样。博多的夜晚里,每个人都各怀心事,有想着怎么杀掉目标的,有想着买明太子回去给家人的,也有碌碌等着平安熬到第二个早上的。但此刻,没有什么比去吃一碗热腾腾的豚骨拉面更让人愉快了的。

                                                                  end

以上。

最后继续不要脸求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啥的。

想要努力自产自销,甜死在马场林的深坑里。





评论(11)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