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马场林】患得患失

终于看到了第四集,这一对也太甜了吧!然后码一篇啥也不是很随便的小东西脑补一下一直很想看的一个场景。

ooc有,我背锅,请他们一定要幸福!

cp马场林,小学生理科狗文笔,熬夜修仙错字排版什么不要在意。

-----------------------------明太子味道的分割线--------------------------------------------------

   “你是来杀我的吗?”

     后背的黑暗里没有传来意象之中的回答。马场笑了笑,慢条斯理地把手里的书信写完最后一笔。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他把信装进信封,挠了挠脑袋,又抽出来添了几笔重新塞回去。“谢谢你等我啊。这封信是留给我一个朋友的,他是个外国人,既然我都要死了,我想我就写一点东西留给他好了。不过他听不听就不一定了,他那个家伙啊,总是学不会稍微依赖别人一点。对了你有没有打过棒球?”

      身后传来了衣袖擦过身体的沙沙声。把身影藏在黑暗里的杀\手,像是腻了现在的姿势,像是女士高跟鞋扣地的声音清脆地落下,丝袜的质感贴近了他的后背,冰冷的刀锋从后脑的位置,挪到了后腰停下。绝对安静的空间里,传来两颗心脏跳动的扑通扑通。一颗跳的快些,似乎下一刻就要蹦出胸膛炸裂开来。

   “怎么了,你很紧张吗?没关系的,都是工作嘛,我理解你的,也不会怪你什么。当我决定开始当个侦探的那天,我就想到有一天会被人拿枪顶着后脑勺什么的。啊,抱歉抱歉,我忘了,你是匕首。不过感觉好像也没差多少嘛。”马场把放在桌子上的信封扶正了些,自说自话地笑了起来,他突然想起今晚不知道为什么林的心情不太好,都没有吃晚饭,害得自己把他那一份拉面也吃掉了,现在这个姿势坐久了,皮带扣着肚子好像有点紧。他叹了口气,伸手去解衣服的扣子,身后的杀\手警觉地拿刀子向前顶了顶,示意他别乱动。“好好好,我不乱动。”马场无奈地把手举到耳边,表示自己没有丝毫打算挣扎的意思。

     顶着自己的匕首向后退了退,那杀\手突然拿头凑近了马场,呼吸吐在他的后颈,带着温热的感觉,后颈的那一小块皮肤像是要烧起来一样发起烫。有几缕属于杀\手的发丝垂下来,散到马场的面前。马场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茶色的,在月光下被晕成几近金色。“头发很好看,你的脸一定也很好看。”马场突然很认真的说。身后的人愣了愣,匕首又毫不留情地顶上他的腰,刀尖带了点力气,马场几乎可以想象到那张气急败坏的脸。这样想着,他不可收拾地笑了起来,这一放肆的行为,直接让杀\手狠狠往他腰上来了一刀,不深,避开了重要的器官,像是小孩子的报复一样。

     马场吸了一口冷气,话语间还是带着笑意。“抱歉抱歉,我不该开这样的玩笑。我只是突然想到我那个朋友,他也有一头茶色的头发,到腰这里,走起路来,一晃一晃,明明是个男人,却生了一张蛮好看的脸。说到底,你还真是凶,和他一摸一样,夸你好看还不乐意了,真是的,小气。”马场越说越轻并成功地在再挨一刀前乖乖闭了嘴。

      身后的杀\手没有了下一步动作,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保持着静默。马场干脆闭了眼睛,去思考为什么林今天要发脾气,还不肯乖乖吃饭。

     是自己的厨艺退步了吗?不可能啊,今天和昨天还有之前,吃的是一个牌子的豚骨拉面啊,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啊。还是说,之前莫名其妙地问他要不要搬过来一起住太唐突了惹他不高兴了?“女人的心思难猜不假,林林的心思比女人还难猜,脾气还比女人差。”马场在心里悱恻。

  “我说,差不多也可以动手了吧?早点解决掉我,你也能早点回去休息,熬夜什么对身体不好。”马场故作轻松地说,他把自己的腰往对方的刀尖上靠了靠。预料到这一切并不难,作为一个爱管闲事的侦探,被人盯上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这次派来的人选,倒还真是让自己有点意外。“那个,我只有一件事情拜托你。能不能让我死的好看一点,这样明天上新闻的时候也好看一点,大家都能记住我马场善治是个帅气的人,而为我惋惜。”马场假装叹了口气,又继续说,“我也没什么要交代了的,你动手吧。你是职业杀手吧,做到这个,不是很难吧?”

     杀\手愣了一会,在寒冷的空气里暴露了太久而变得冰凉的手按上了马场的肩,意外地有力。在静极的环境里,可以听到他变得紊乱却故作冷静的呼吸声,这是动手前的准备。“这一刻终于要来了。”马场欣慰地想,不过他突然又有点后悔了,他刚刚才有点想明白今天林不开心的原因,好像也没机会说清楚了。不对,要说,争取一下的话,好像还是有的。

  “那个,等一下!”马场突然喊道,似乎也吓了身后的人一跳。“那个,我还有话想说。”马场小心翼翼地解释道。杀\手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挪开了刀尖。

     马场点了点头,伸手按上桌子上的信封。逆着月光,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杀了我,你应该能拿到不少钱吧。怎么说我也是小有名气的侦探,这些年也稍微有一点积蓄,在那边的保险箱里。密码是我电话后四位,等会都是你的了。拿了钱以后,别一下子花完,先把房租交清,或者你想搬来我这里也可以。嗯,然后无论是科亚还是巴而可,买几件衣服的钱总还是有的,觉得漂亮就买下来吧,虽然看不到了,不过我想肯定很合适你。再者就是,无论是明太子还是拉面也好,我这个人对我喜欢的东西总是很执着,对做侦探也是,对你也是,所以我一点都不后悔被你杀掉,说句实话,被自己的理想型杀掉还挺高兴的。最后还有一句话。”

     马场突然松开手里的信,沉默下来。杀\手反应过来按住他已经来不及了,他猛地转过身来,一只手按住杀\手握刀的手,另一只手把杀\手一下子拉进自己。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缩小,近的可以听见彼此的鼻息。马场看向一脸错愕的人的眼睛,勾了勾嘴角,很郑重地说:

   “不过我觉得自己还算是潜力股,目前比起棒球和拉面好像更喜欢你多一点,所以要不要破例留下我?”

     马场眨了眨眼睛,对着面前被制住动弹不能的人露出了一个他自认为满意的笑容。然后松开了杀\手,仍由那家伙在惯性的作用下,跌进自己的怀里。

  “我可是专业的,怎么可能因为这样的事情放过你。”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怀里传来。杀\手把脸埋进了他臂弯里,仍由他松松地环抱着他。明明留着长发,穿着女孩子的裙子,却是男孩子还带一点青涩的嗓音。“杀了你,我可是可以能拿到很多钱的。”

   “这样吗?那再加一个筹码好了,我给你做五年的拉面怎么样?五年份由侦探马场善治特制的豚骨拉面,不亏吧。”马场抬手在杀\手茶色的长发上摸了一把,手滑到他的胯间,替杀\手把挣扎间撩起来的裙子拉好。

  “不就是往桶装面里加个水而已,也太没有说服力了吧。”怀里的人动了动,换了一个姿势,更舒服地窝在了马场怀里。“不过算了,拉面就拉面吧。热腾腾的豚骨拉面也不错。我饿了,没吃晚饭,还在冷风里和你耗了这么久,我要吃豚骨拉面。”

   “好的,林林!马场特制的拉面很快为你送上。”马场无不献媚地说道,一把抱起被自己称为林林,实际是叫林宪明的女装少年,放在沙发上。

  “嘶·····”马场站起身来倒吸了一口冷气,捂住了腰。

  “怎么了?”林姿势不雅地盘腿而坐,顺手把电视打开,开始看他出门前看了一半的电视剧。

  “我可是被林林你捅了一刀呀。”马场苦笑着替自己检查伤口。

  “关我屁事,快去煮面,还有不要像叫熊猫一样叫我,笨马。”林头也不回地说道。

  “林林,你还真是绝情。”马场摇了摇脑袋,伸手去摸柜子上的药箱,“亏我还想把钱和房子留给你。”

  “对了,笨马,这封信里到底写了什么?”林突然举着放在茶几上的信,好奇地问道。“该不会真是遗书?”

  “现在没有告诉你的必要了。”马场眼睛转了转,趁林的注意力被电视机里抱在一起缠缠绵绵的男女主吸引的空档,把信从林手里抽走。

  “凭什么,本来要是你死了就是要给我看的吧。”林探过身子来抢,被马场巧妙地躲开。

  “那就到那一天再说吧。”马场晃了晃信,放进了大衣的口袋,他低下头,眼神突然暗淡,“不过我希望永远都不要有那一天。”

  “你说什么?”林调低了电视的音量。把脸转向他。

  “没什么,我想说我突然发现拉面吃完了。”马场抬起头露出一个无比真挚的笑容。

  “什么!”林从腿侧拔出匕首,气急败坏地扑向马场,“那你还是去死吧,混蛋笨马!”

  “是是是,我现在就去买!”马场求着饶,赶紧从房门溜了出去。

    站在楼道里,他下意识地把手伸进衣袋。指尖感觉到了来自信封独特触感。

  “所以说,一旦对一件事情执着,就是容易患得患失啊。”他叹了口气。继而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往便利店的方向走去。

  “想这么多干吗,林林还饿着呢。买面去,买面去。”

   就算是刀尖舔血的杀\手,也有回归到平静生活的权利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

   就好了。

end

以上

最后继续不要脸地求小红心小评论小蓝手。一个文废看到有人喜欢自己写的东西超级开心了!

马场林太好了,我想甜死在这里。希望随着周更的速度,我也能告别咸鱼,努力给自己喜欢的cp产产粮。


评论(3)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