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FGO/咕哒君中心】藤丸立香所不知道的(1)

×开学复健,从补考大魔王手里掏出来的脑洞
×设定是个迷,大概是被从fgo世界删除存在,在人类世界作为高中生好好生活的藤丸立香(?)
×ooc有,全员向
×以上 ,接下来会好好写这个脑洞

———————————————————————
                
(一)
        雨落下来的时候,立香跪坐在矮几前认认真真写着几个大字。

       “新年快乐”

        虽然是一个人的新年,还是……祝自己快乐。

        雨从大开的窗户飘进来,一星一点让墨水在红纸上晕开了,变成了模糊的一团又一团。

        立香歪了歪头,搁下笔,于是沾饱了墨汁的笔尖在干净的纸张上落在黑乎乎的印记。叹了口气,匆匆忙忙跑出去把衣服收进来。学生制服湿哒哒地向下滴着水,过量洗衣粉的味道从每一根纤维里渗透出来,局促地挤在一居室里,还留了一些在立香的手上。

         等安顿好了一切,立香长长叹了一口气,抱着手臂站在窗子前看着外面的雨幕连出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虚幻地如同梦魇里逃不掉的鬼魂。

        远远地烟花的味道稀释在雨水里,消散在空气里。潮湿的味道混着冬天寒冷的气息,让人的眼泪都变成脏兮兮的一团,然后回忆也回溯上来。

        “总觉得……在哪里经历过什么,然后……遗忘了……”

(二)
         那胸牌出现地太过意外。某天一掏口袋,安安稳稳落在手上那张薄薄的卡片狡黠地对着自己眯着眼睛笑。白底黑字,印着自己的名字和照片。照片上的自己笑得傻兮兮的,穿着奇怪的制服。还有奇怪的抬头名称“迦勒底”。

         简直如同小说漫画里的名字,傻乎乎地充满了中二的气息。立香笑了笑,随手把那张消了磁的卡片丢在桌子上。

        迦勒底,隐隐约约在心里唤起了一份温暖的冲动。暖桌下撞在一起的脚,剥开放进嘴里的橘子,还有很多笑声,很多很多。立香想到很多不属于他的拥抱,把脑袋放进对方颈窝里的那种,深吸一口,好像彼此灵魂都交融的那种。这种感觉陌生地在立香心上划了一个疤,鲜血淋漓地撕下来,还可以听见皮肉撕碎的声音。

        “我,去过那样的地方吗?”

         胸牌上的藤丸立香对着他笑笑,笑容温柔地快要化掉。

(3)
        放学的时候,立香撑着伞走过路口。最近他居住的城市总是下雨。雨幕里大家都变成塑料纸包裹的小人,隐在白花花的水滴里只有皮鞋反射着没有表情的脸庞。

        他,总是一个人走回来。高中生没有朋友未免太奇怪,但是他不在意。父母离世后,在几个亲戚那里辗转流浪,让他习惯了一个人的感觉。

        孤独的时候就仰起头笑吧。那样的话,这颗心就不会那么难受。

         今天也是这样,他一个人踢着水花前进,像是要拯救世界一样英勇。他自欺欺人地想到,说不定在另一个世界,自己确实是拯救世界的善人,被爱着,被陪伴着,被信任着。

         那样想着,他摇了摇头。“做什么梦呢,傻子。”

         一辆大卡车飞驰而过,溅起的泥水飞扬着冲立香而来,他来不及避躲,只是担忧弄脏了的制服能不能在多雨的日子里弄干。湿哒哒的衣服穿在身上的感觉,就像……就像一个失去居所的斗士,带着最后惨败的亲眷,流落他乡,回忆着死去的故人却依然要挣扎着奋起。

           立香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说到底他也不喜欢泥水溅进眼睛里的感觉。然而意料之中的潮湿感没有到了。他看着开过去的大卡车,和落在自己脚步的水滴,狐疑地眨了眨眼。刚刚似乎有什么帮他挡了一下。

         那种意外熟悉的可靠感让他的心猛烈地跳起来。立香想起一面盾,遮风挡雨还可以放平了大家一起坐下来吃饭的那一张。他为数不多的记忆里总是有面盾在梦里保护他。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温柔的声音,羽毛一样挠在他心上。

        他还想起了更多,比如一个在他梦里自称魔术师的家伙。

        花开的味道,甜甜的。

        那个家伙身上的味道也是甜甜的。

        是不是有个家伙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立香颤了颤,望向虚空,任凭自己在雨中融化。

        是有个人吧,替自己抹掉了泪滴。啊,多久没有掉眼泪了,还被人看到了,那可真是太逊色了。

        空气里香香的味道还没有消散,大概是花的精魂路过了吧。

        “眼泪为什么……不受控制地落下来呢?”
tbc.

感谢阅读到这里
喜欢的话点个小红心,小蓝手,留个小评论什么的(×)

评论(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