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FGO/咕哒君中心】藤丸立香所不知道的(二)

×中秋节就要甜甜蜜蜜,阖家欢乐
×咕哒君中心,全员向
×ooc有,我背锅遁逃
×依旧是奇奇怪怪的男子高中生藤丸立香在普通世界的设定,是上一篇的后续(戳头像看上一篇)

以上

————————————————————————
(1)
         今天遇到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短头发,笑起来有两个很甜的酒窝。

        立香歪着脑袋看她,总觉得莫名地熟悉。于是他鼓起勇气朝着那个女孩子走过去。大踏步地,笔直笔直。

        周围的同学自动给他让出一条道,人群窸窸窣窣的声音大概是在议论这个灰头土脸的小子哪里来的胆子搭讪那样过分明艳的女孩子。

       “是低年级的学妹呢……”有人马上发出了意味深长的口哨声。

       “那小子等着被女神打脸吧……一脸穷酸相可是没办法装前辈的哈哈……”此起彼伏的笑声推动着浪花涌到立香身边,立香攥紧了拳头,他一颗年轻的心脏在白衬衫下面剧烈的起伏。

       扑通,扑通。

       立香终于走到女生面前,女生抬起头,用好看的眼睛望向立香。她浅紫色的头发在阳光底下温柔地快要融化,身上好闻的味道有点像是百合的味道,绕着立香的鼻子说着悄悄话。

        “那个……”藤丸立香咽了下口水,心底咕嘟咕嘟冒着泡。有90度的开水在渐渐沸腾的气氛里一点点变成缥缈的气态,把立香的视野模糊。

        “有事吗?前辈…?”女孩子歪了歪头,齐耳的头发顺着肩膀滑到一边,露出另一半好看非凡的眼睛。

         “请问……请问你平时戴眼镜吗?”立香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耳朵,他终于想到了自己心底莫名不安的源泉。

        哪里都很相似,甚至是少女指尖若有若无的花香味道都那么熟悉。却偏偏哪里缺了点什么……

        是什么呢?究竟是哪里错开了呢……立香看着那双直直望着自己的澄澈眼睛突然想清。来着梦境里虚幻的,隔着镜片传递过来的羞涩却坚定的眼神。

        “啊,并不呢……我没有近视呢……”女孩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看着晃了两下的立香朝自己歉意地欠了欠身,挺得很直的上半身像起起伏伏的死木,混入起哄的人群,重新变成最不起眼的存在。

         “那个……”女孩想说什么却被突兀的上课铃打断。

         “其实我平时会带平光镜……”

         藤丸立香没有听到,说不清的感觉让他现在每一步都踩在云端。他不知为何心里莫名平静下来。不是失望也不是尴尬倒不如说是……释然。

        原来自己果然不是特别的存在,不会遇到漫画书里一样的奇妙偶遇,也不会和美少女有跨时空的约定。

        “我啊,果然还是这样平凡的最适合了。”立香拖着下巴笑了起来。眼泪吧嗒吧嗒落在光洁的试卷上,把自己的名字打湿变成模糊的一团,黑乎乎的像是心底的小愿望。

       “为什么……还是如此不甘呢……”

(2)
       藤丸立香有很多不擅长的东西,不如说是每个男高中生总有些不擅长的东西。他不起眼又胆怯,还是个喜欢幻想的笨蛋,女孩子也好,功课也好,一样都是苦手的存在。

        唯独有一个,立香很擅长。

        当手指从世界历史的课本上划过的时候,那种从指尖传递过来的亲切感简直要把他吞噬。

         太亲切了,犹如亲历。

         他歪着脑袋读亚瑟王,去想象那把锐利的剑踏风而来,也想象着阿瓦隆的魔术师,和被背负太多沉默的骑士们。他的目光似乎从巨大的金字塔之上穿过,接受来自法老的祝福,然后在两河流域转个圈,去看印度的兄弟把神话演绎。他的梦就睡在伦敦的夜里,在杰克的微笑里数泰晤士河上的星辰。梦醒时分,耶路撒冷的日光包裹着他,牵着他去广袤的苏美尔大地,读乌鲁克风里水果的香甜。

        立香的笔尖上幻想着黑胡子的航线,也停留过月神的祝福,他把阿拉什的一箭誊写在试卷上,也感叹过所罗门王的不易。最喜欢的是岩窟王的故事,也对福尔摩斯情有独钟,立香享受着那些与人物独处的快乐,就好像曾经是伙伴,同生共死,进退相依。

        可是,不过哪一个都不曾属于他。

        男高中生藤丸立香和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从无交集。唯一的交点,是手指在画像上拂过的瞬间。

        他不是桂妮薇儿,他不懂亚瑟王笑容里的忧伤,他从没摸过那双握剑的手。他也不曾领会过把自己封闭起来的梅林,眼角不肯掉落的倔强的泪滴。他也不是摩西,他不知道拉二的骄傲,不知道从睡莲里升起的太阳的一生,有多少喜怒哀乐。他自然也不懂阿周那,不懂吉尔伽美什,不懂大卫,不懂所罗门。

        藤丸立香是个可怜人,他自以为是,以为单方面的了解就能拥有爱意。他错了,他只是,也一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哪怕这一刻就消失在风里,也没有关系。

        会有人替他落泪吗?那天遇到的那个紫色头发的学妹会记得自己吗?那些梦境里出现过的人物会寻着他的气息拯救自己吗?

        “要是能这样无牵无挂地死去就好了……”

         立香抱紧了他的历史书,郑重地闭上了眼睛。他怀里的温度和质感让他莫名安心。就像一个拥抱,穿越了纸业的阻隔,擦拭他的眼泪,亲吻他,爱抚他,哄他入睡。

        “能与你们相遇的话……那就太好了……”
         

(3)
        藤丸立香是孤独的一个人。

        和月亮上面的孤独的那只小兔子一样。

        挂下远房亲戚例行问候的电话,藤丸立香叹了气,觉得自己如同流放于大气层的斗士,要怀揣着怎样的勇气才能在没有温度的宇宙里漂浮,辗转,寻找人类的新方向。

        若是在宇宙里沉睡,能一伸手就能触到那颗清冷的月球吗?有温度吗?有感情吗?有……希望吗?

         “马上中秋节了呢……”立香的手指在书架上的书脊上划过,想起来似乎到了一个了不得的中国节日。团团圆圆,阖家欢乐。

         是那样……的吗?

         明明自己没有认识的中国人,也并没有读过多少中国小说,对这个古老国家的认识最多还是来自于商贸街那里行色匆匆的游客。可是有些鲜明的印象却偏偏留在他脑子里,就像是有人温柔又亲切地给他讲过那些故事。

         月亮上捣药的玉兔,伐桂的孤独男人,还有味道极好的叫做月饼的食物。梦里有个摇着羽扇的和蔼男人向他一一道来,穿着中国褂子的大叔也向他笑了笑,把做成小兔子形状的包子递给他。

         热乎乎地,一路暖到心底去。豆沙的味道,甜腻得不行,呛得人眼泪直流。少女给他递上纸巾,安慰似得拍拍他的肩膀,发间的百合花馥郁地晕满了整个房间。

        “你们都太宠溺立香了啦……”黑色长发的花臂青年凑过来揉乱了他的头发,爽朗的笑声后立香感到搭在自己肩上的小毯子。

        “露重,小心着凉。”

         所以细腻的感官交织起来,编作一个太美妙不过的梦境。立香睁开眼睛,冲着虚空伸出双手,渴望一个交握。

          什么都没有。

          黑暗中空气从不会给伤心的人任何回应。

          月光从打开的窗子泄进来。银缎一样,浅浅地搭在地板上。把立香的世界化为明暗的两边。而他睡在黑色的这边眺望着那侧,期许着下一次闭眼还能见到那些过分美好的存在。

           “中秋节……快乐……”

           好梦,藤丸立香。
         
     tbc.

感谢阅读
喜欢的话点个红心点个蓝手留个评论
咸鱼作者祝大家中秋快乐!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