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FGO/咕哒君中心】藤丸立香所不知道的(3)

×写在返校的火车上,充满了离家的忧愁
×ooc有,设定依旧是人类世界的男子高中生藤丸立香,这一章终于写到了剧情,拖沓的凑字数作者突然欣慰
×咕哒君中心,全员向,前篇的(1)(2)可以戳头自取

——————————————————————

(1)
        藤丸立香在路中间站住了,隐隐约约有人叫他。

        “master……”

         恍惚得像来着童年深处的声音。随着而来的还有一阵一阵馥郁的花香。立香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因为他分明看见有粉紫色的花瓣轻飘飘地掉落在地上,白色的袍子拢着一个长发的男人,笑眯眯地对他招手,白色的小怪兽蹭着男人的腿,渐变成紫色的大尾巴一晃一晃。

       “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男人挥了挥手里的权杖,虚空中显出一个纯黑的像是能吞噬一切光线的隧道,不知道要通向那里,也不知道意义何在。

        “你……你是什么人?”立香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在午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响起。他在流汗,整个后背湿哒哒的却不燥热,反而有一阵刺骨的冰寒随着男人看他的笑容钻进他的骨髓里。

        他这才发现就连鸣到生命最后一刻的笨虫子都失去了声响,日头火辣辣的,光影摇晃,街道两侧的房子陌生又熟悉,在一阵阵的眩晕里变大变小。

       “我是……”男人张了张嘴,马上要脱口而出的名字被巨大的轰鸣声盖过。

       “不可以哦,小立香已经不属于你们那个世界了,所以要遵守规定哦。”狐狸耳朵的少女稳稳地站在墙沿上,看不见的耳朵晃了一下,在风里她的制服套装热烈地像是奔腾的红酒。

        “立香,来不及了,快跟我走。”男人在看见少女的一瞬间神色大变,就连兜帽都被扬得过高的手带落,露出一头白色的长发,在风里毛躁地飞舞着。

       他朝着立香伸出手,他绷紧的手指满是皲裂的口子,在靠近立香的同时,不断迸出血来。艳丽的,如同禁忌的死亡之色。那一刻,立香从男人的眼睛里读出了几经渴求的神色。

       立香知道他的心发出了巨大的悲鸣声,一下一下,把血液押往马上要停止工作的这具身体。他的手不受控制地要和男人触到一起,要随他而去,进到那个不见源头和终点的隧道,去证明……或者发现一切……

       “那么就永别了,master。祝你一生安康。”

       在手指将要相接的一刻,立香的脑子里划过一个声音,就像是被封印的咒语,把他从失控的乱性里惊醒。

        “不,我不能和你走。”立香坚决地抽回手。他看向那个白袍子的男人,看着他眼里从希望,到绝望。那像毒蛇一样凶恶的眼神一下子钉在立香的脊梁上。

       “这才乖啦。好啦那边那位,你也看见啦,快带着你的凶兽离开吧。不然妾身就要动手了哦。”做壁上观的少女笑了笑,指间多了一排怪异的符咒。明明在笑着看向男人的眼神却满是威胁的意味。

        “我还会来找你的。”男人深叹了口气,脸上的神色重新回复到带着浅浅笑容的礼貌。

       “不过下一次,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夹着紫色花瓣的疾风以要撕碎一切的气势袭来,立香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他没有听见男人接下来的话,只是听见那一直乖乖看着自己的小兽轻轻叫了一声。

       “赌上灵基发誓,我们一定会夺回你。”

        等立香在睁开眼的时候,一切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他看着从屋檐上掠过的野猫,吵闹的鸣虫,还有友好的和煦发光的太阳,心头莫名腾起的火焰久久无法熄灭。

       “梦……?”

       轻柔的东西缓缓落在他头顶。他仰起头,看见了那颗开着粉紫色花朵的大树,温柔地抽出枝条从不知谁家的院子里探出来。 

        那样和煦的风里,粉紫色的花瓣纷纷扬扬落在他身上。甜美得像是任何一场无法忘怀的美梦的伴奏。

       在藤丸立香愣神的间隙,那家的院门被一双白皙的手轻轻推开。在他还没有想好任何谄媚的词语去夸赞这颗梦幻的花树,他对上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诶?前辈……?”

(2)
        慢慢地和同校的学妹熟络起来,藤丸立香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最关键的是明明已经到了见面可以互相打招呼的关系,却连少女的名字都不知道。

        “简直就像网友一样啊……”立香转了一圈笔,看着密密麻麻写着数字的课本,用力地拿脑袋撞着桌子。

       “怎么了,立香?”同学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调笑他在美少女面前怂得不像个男人。

       “喜欢就大胆去追啊!”他用力地叩了下立香的桌子,把他从作践自己的额头中脱离出来。

        “也不是喜欢啦……”立香吐了吐舌头,“就是觉得她看上去很熟悉,有一种认识了很久的感觉……”

       “喂喂,这是哪个年代的搭讪方法啦……”同学痛心疾首地表示要交他泡妞三十八式,被立香摆摆手拒绝,现在又是藤丸立香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的发呆时间了。

        “真的好熟悉的感觉……”立香挠了挠头。

        有多熟悉呢?

        就比如你们曾经好得不行,喝过一个马克杯盛的热咖啡,也在大雨天共披过一件外套狼狈地跑回屋子。你的指尖留下过她发间洗发水的味道,还有她养的小动物白白的长毛,在掉毛季坚持不懈地黏在在衣服背后。她会把工作文件拍在你桌子上,假装生气地教训你昨天的调皮,也会偷偷地从厨房带团子塞进你怀里。

       生死有多难分割,你们的感情就有多深。融进血脉里,融进身上的衣服里,这辈子脱不掉了。看到她你就会想起她头发落到一边的样子,还有眉间轻轻落下的逐香的蝴蝶。

       明明她的名字就该一生一世烙在心口,谁先忘记就是天大的背叛,可是现在立香只能隔着短信操作界面向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发着没有意义的表情包,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痴汉。

        “我每次看到前辈也觉得很熟悉。”

        “就好像曾经一起生活过一样的亲切感。”

          “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前辈给我的感觉太亲切了,完全没有其他的意思!”

        少女的短信比她本人要严肃许多,没有想到她还是那样一本正经的性格。立香勾起嘴角笑了笑,在认识这个名字背景都是未知的学妹以后,他总觉得他暗淡的人生里出现了一束光。不耀眼,却柔和,安安静静洗涤人心。

         “那个,如果前辈今晚有空的话,介意陪我去一个地方吗?最近有些事情一直让我很在意。”

         手机颤了颤,学妹的短信出现在屏幕上,立香抬头忘了一样讲得唾沫横飞的老师,埋下脑袋很快地回来了一个好字。

        “藤丸,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严厉的声音伴随着敲击在脑袋上的粉笔头。立香手忙脚乱地把手机塞回抽屉,站起来,窘迫地接受全教室目光的检阅。

       逊爆了。那怕认识了一个漂亮又可爱的美少女,藤丸立香还是藤丸立香。平凡地过着随时掉线的普通生活。

        窗户外面日光和煦,又是崭新的毫无不同的一天。

       唯一的区别是,被塞进抽屉的手机屏幕上显出了来自紫发学妹的一条新短信。

       “前辈……你听说过迦勒底吗?”

(3)
        藤丸立香急匆匆地冲出校门,新认识的学妹约他在紫色的花树下见面。立香的脑子完全只剩下那句话……

       “你听说过迦勒底吗?”

        终于知道熟悉感和违和感来自于何处了。都是那个神秘出现的名字迦勒底,把不同的事件串联起来,非要把他拉向一个陌生的世界。原来学妹和他是一样的,都是被那个神秘的名字选召的该死的棋子。

        “可恶……谁都不许伤害她……”立香脑子里闪过那天白袍男人眼里凶恶的光和少女指间的爆炸符,乱七八糟的情绪交缠在一起。把学妹好看清秀的脸在记忆里一点点搅乱模糊。然后浮现一张鲜血淋漓的脸,透露着死亡的安静。

        立香跑得太急,却也不至于在空旷无物的路上表演一个原地平摔,他狼狈地爬起身,只看见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

       “喂,杂修。不许抬起头直视本王的脸。”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高高在上的,让人很容易可以想象他眼里的轻蔑。

       像是有一股力量,压着立香的头,不让他看清男人的脸。他只好以一种臣服的姿态跪伏在地上,听男人威严的声音带着怒气在自己头上响起。

       “不要去那里,也不要和那个紫头发眼镜杂修见面。回去以后就把她的联系方式删掉。”他很快地说道,手指动了动,有金属器具落到他手上的声音传来。

        “为什么……你……你也和那些人是一伙的吗……你!你也是迦勒底派来捉我的人吗!”立香用尽全力抬起头,只看见一双带着错愕神情的红色蛇瞳,然后他就感到自己的脊椎,不,是身体的每一根骨头都收到了重压,要根根断裂,让他一下摔在地上。

       “大胆!你怎敢把本王和那些杂修相提并论!”男人暴怒了,立香甚至觉得自己可能会死在这里,在拯救学妹和自己之前,死在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手里。

        “他们都疯了,但是本王清楚得很。呵,该死的扰乱人心智的圣杯,已经带走了我的挚友,现在还要让这个唯唯诺诺的小杂修与本王作对吗!”男人的声音掺杂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他继续说,“藤丸立香,给本王记好了。这个世界上,你没有值得信任的人。就算是本王也只是为了救回恩奇都才屈尊来指引你。所有的人都各怀心思,没有人是你的朋友,要想平安无事地活下去,就给被本王夹紧尾巴,不要再参与到这些事情里面了。”

      带着长链的金属链子掉落在立香面前。立香用剧痛着的五指抓过来,上面是他看不懂的花纹。

        “带着这个回去,现在就滚回家里去,关上你泥巴房子的破门,无论发生什么也不要出来。今晚之后,你要干什么,本王都不再过问。”男人冷哼了一声。

        “为什么……”渐渐模糊的意识让立香没能问出口,他虽然感受到了莫大的压迫感,身体也被疼痛折磨着,心却无比平静。来自掌心的挂坠,带着温度,让人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安全感,让他的眼皮发沉,竟在这样的局面下,沉沉睡去。

         “活下去啊,小杂修。”

          金色的王消失在半空中,他的的指间在触到立香那一刻迅速地收回来。

        “就算是本王也无法……拯救你……”
tbc.

感谢阅读
喜欢的话点个红心点个蓝手,留个评论。
中秋节快乐,祝大家阖家欢乐★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