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马场林】【绯林】三角平衡(1)

*马场林,绯林有,马场是林林现任设定

*ooc有,顶锅遁

*是从文档里扒出来的陈年老文,并没有写完(x),也许下一次更新是在第二季开播的时候(?)

--------------------------------------

(一)

“你总是拥有我没有的东西。”

“我一直很羡慕你。”

“猫。”

(二)

       林把自己从梦境里剥出来,大睁着双眼。出了一身汗,头发湿哒哒地黏在后颈上,很不舒服。他从被子里扯出自己的手,搭在额头上。与空气接触的寒意,让他一点点清醒自己。

   “怎么了。”身侧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有力的手臂绕过来,把兀自发呆的人揽进怀里。

     “没。”林闷闷地答道,把自己整个团起来缩进马场的怀里,两条修长的手臂绕上马场的后背,微微收紧,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把脑袋枕上马场的胸膛。

     “嗯”马场感受着来自胸口某人长发带来痒痒的触觉,低头在林头上亲了一口,把人抱得更紧。

     “热死了,笨马。”林林不满地仰起头看着马场,在黑暗中他只能看到马场的眼睛亮闪闪地发着光。

     “是,是。”马场勾起唇角笑了笑,干脆半撑起来去亲林好看的眉眼,修长的脖颈,半露出来的肩头。

       林感受着越来越擦枪走火的动作,放弃了抵抗,闭上了眼睛,任自己沉溺在情色的漩涡里。他无意识地抱紧了马场,指尖颤抖着,眼角滑落不合时宜的眼泪。

       像我们这样曾活在地狱里的人,就算被阳光普照着,未免也会在每一个夜里害怕被黑暗复仇。果然最可怕并不是行走在黑暗里刀尖舔血,而是有一天被夺走手里现世的平稳吧。

     “就像现在这样的生活,我又能被麻痹多久呢。”

(二)

       ——你说我总是拥有你没有的东西,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呢,曾经所有的,也不过是你而已。其他的东西不过是像替换的弹夹一样,可以被随便取代的甲乙丙丁罢了。

       ——绯,我还是没办法忘记你。就像我没办法从另一个笨蛋身上怀念你一样。

(三)

      “林林?”被叫到名字的长发青年回过神来,面前的奶昔已经被搅成不可辨认的一团东西。林低下头,握着勺子的手微微有些发颤。“抱歉,走神了。”他难得心虚地道着歉,眼神游离,逃避着马场看向他灼灼的视线。

      “有心事?”马场巧妙地把自己面前的奶昔和林乱七八糟的发泄物换了个位子,同时把装在盘子里小巧的草莓蛋糕朝林的方向推了推。“难得来西餐屋一趟,怎么心不在焉的。难不成被我马场善治的魅力给迷倒了?”他开着不合时宜的玩笑,等着林像往常一样暴怒。出乎意料的是林低垂的眉眼就没抬起来,长长的睫毛上也一并写满了阴郁。叉子插在精致的蛋糕上,没控制好的力道一下子让那块粉嫩嫩的小点心变成了四分五裂的渣渣。林努力地调整着呼吸,让自己不做出扔下叉子夺门而出这样的事情。

      “不喜欢的我们去吃拉面吧。”马场站起身来,手越过桌子想去揉林的脑袋。

      “啪。”过分清脆的声音。林一下子打掉马场的手,拿起包说着对不起从位子离开。

       马场望着林离去的背景,没去追。他看着桌上的一片狼藉,深呼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是我,马场善治,见一面吧。关于林的事情我想和你谈谈。”

阳光从西餐屋临街的玻璃窗射进来,嘲笑一般把马场半边脸照得通红。

     “绯狼·····”他念着这个名字,攥紧了拳头。

(四)

        穿着纯黑连帽衫的男人从集装箱的阴影处现身,兜帽把他过分张扬的红发遮了起来,连带着挡了挡他望向马场过分锋利的目光。

     “没想到我们还能见面。”马场毫不畏惧地上前,直直地对上绯狼的眼睛。“凭心而论我是希望你死的,当然我也不介意在这里再杀掉你一次。”

     “呵呵,你可以试一试啊。”绯狼抬手摘掉兜帽,把脸露出来。宽大的领口处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透着血痕的绷带。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平静的港口区充斥着两个男人之间浓浓的火药味。

     “他,怎么样?”还是绯狼最先开口打破局面,他望向不远处一片平静的海面,抬脚把一块石头踹进海里,看着一圈圈漾开的波澜,勾了勾唇角。

    “老是做噩梦,发呆,不爱吃饭,其他还好。”马场答道,也学着绯狼,把碎石头踢进海里。

     “嗯。”绯狼点了点头,抬起脸冲马场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看来你也不过如此。”

     “让林变成这样的家伙没资格说这个话吧。”马场笑回去,把手踹进裤袋,补充道:“更何况你这家伙一直以来除了让林难过以外,好像一无是处吧。还是不要碍眼地再呆在这里了。”

       绯狼哼了一声,低下头笑起来,末了抬起头用一只眼睛看着马场。“连安全感都不能给猫的家伙明明也不比我厉害到哪里去吧。我看还是你主动退出这场竞争吧,不然死得太难看,别怪我没警告过你。”

        两个人都突然沉默下来,肩并肩站着,低着头,心照不宣。

     “我是不会放弃猫梅的。”绯狼说,胸口的伤口一跳一跳提醒着他那天林落在他脸上的眼泪。

     “别搞错了,这里可没有你的猫梅。林林现在是我的,别以为我会大度到把他让出来。”马场一字一顿地说道,难得认真地直视着绯狼的眼睛。

       两个人背对背走向不同的方向。

       一侧是黑暗里生长的蔓草,包裹着昔日的粘稠一点点腐烂,另一侧是阳光下的车矢菊,灿烂着却在风里摇摆不定。

       那么就拭目以待吧。

tbc.

碎碎念1:虽然现在已经爬墙了(bushi),我还是永远爱林林

 碎碎念2:其实是想拿老文混更,最近三次事情比较多,所以大概要做一只快乐的鸽子了·····

碎碎念3:喜欢的话还是麻烦给我一个小红心小蓝手,渴望得到评论的投喂qwq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w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