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古代史课堂瞎想(1/n)李渊×杨广

素未谋面的表兄弟在一次聚会上相见,小小的唐王李渊和尚未成为太子跟在独孤皇后身边眉眼低垂的杨广就相遇在那样一个阳光也暖洋洋的日子里。李渊对那个一本正经,少年老成的兄长起了爱慕之心,然而君臣相隔,再见那人已登基为王,要继承父兄遗址,开创一番伟业。他也是想做个忠臣的,可眼见那人与皇后萧氏举案齐眉,眼里容不下他人,眼见得他开凿运河,修筑长城,一身飒爽的盔甲披挂在身上,一次次亲征蛮夷。他又嫉妒又倾慕,只恨不能把那个少年郎掌握在手心,不让他再被外人看到。江南的烟雨朦胧,广乘船下江南,金陵春色正好,他的眼里有万千的世界,却独独没有他李渊。也就是那时他,决定了,不再做个忠臣,他也想把那个固执的家伙拥在怀里。

杨广是不知的,他眼里的李渊还是母族懂事腼腆的小弟弟,他爱他,就像爱自己的手足,大业十三年,杨广对李渊一如既往的信任,调他去太原,镇守北方。可他却没有看见喊诺的李渊眼底的锋芒。

李渊说“废昏立明,安定隋室”的名号起兵,一路势如破竹,越过黄河,朝着长安而去。他心心念念的人不在那里,可他还是要去。他要的不仅仅是那个人,现在还包括那个人的天下。杨广永远也想不明白,为何当初腼腆寡言不爱笑的小弟弟会亮出利爪来对着他,他裹挟着财物珠宝一路难逃,他把眼泪丢在他下令开凿的大运河里,滚滚江水东流去,他的心在颤抖。

终究是抵不过,也耐不过李渊眼里的倔强,他被遥遵为太上皇,曲居在离家乡千里之外的江南。他抖了抖没有绣花的衣襟,江南的深冬,雨雪霏霏,很冷,一直冻结他的整颗心脏。

李渊自立为丞相,却不敢再进一步,他在多少个寂寞的夜里想着那个人自渎,明明已经做到这一步,将他伤得体无完肤,却还是不能迈出最后一步。称帝,李渊做不出来。一开始至是想要那人一个眼神的肯定,而今他们都已万劫不复。

二月,江都事变,李渊还是没有留住那个终将要羽化而去的人。宇文家的小子杀了杨广,世间再无他所挂念的人。于是称帝建国,他站在高高的城楼上,身边是儿子妻女,是一同打天下的忠实部将,眼前是大好河山。可他没有了,永远失去了。他想要得到并支持他到现在的那粒珍宝。

李渊啊,从来是个没有什么斗志的人,骨子里他还是当年那个腼腆寡言的小孩子。可他爱上了一个过分明媚的人,中蛊一般,他一路向前,把自己推到了一个摇摇欲坠的位置上。

现在他的光不见了,他的烛火也该熄灭了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