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拉二闪】perfumed

*十四岁的拉二×贤王

*短片摸鱼,非常ooc,顶锅盖跑了

*写给喜欢的太太 @sherry !


——————————

        When my thought strays to you ,it becomes perfumed.

                   ——Ruben Dario

(一)

         怎么能得到哪位王呢,还是说从指尖开始把玩那具完美的身体会比较好。


       我这么想着,溜进了那位王的宫殿。坐着船从开罗一直一直向下,去遥远遥远的土地上偷看那个写在泥板上不可一世的王者。

        小小的君主开溜的消息不能随便走漏,神明从丰饶的尼罗河捧起今早第一抔水,浇灌在我离开的足迹上,瞒过了父亲大人,瞒过了带着面纱的女官祭祀,瞒过了升起的睡莲。

        我向往着那位王,从心底里深深地向往着。关于那位王者的故事听了千百遍。我豢养着和他有一样颜色的狮子,恫吓疑是盗仙草的蠢蛇远离我的宫墙,把最富丽的黄金积攒起来,把他喜欢的青金石嵌在王冠上。

       听说他有着这世上所有的财宝和智慧,听说他的眼底流转着堪比太阳的光芒,听说他不曾爱过任何人……


       “那么换余来爱他吧。”


       这是小小的法老王下的第一个命令。


       “余准你爱上余。”


      这么想着的时候首饰已经叮铃叮铃地掉到了地上。红宝石闪着光,青金石是暗色的哑光,还有雕着圣甲虫的黄金颈环,都丁零当啷地掉到了地上。我从纱幔里探出身子看见那位高高在上的王第一只光滑白嫩的脚从浴池里面伸出来。脚踝上面还留着红色的伤痕,被摇摇晃晃的黄金脚链掩盖着,从热蒸汽里出现到我面前。


       “小小的太阳王,在本王的寝宫里张望什么呢?这里没有属于你的财宝哦。”王的眼睛里镶了这个世界上最完美无暇的红宝石,比任何一条眼镜蛇的眼睛还要耀眼夺目。


        “余已经找到了。”我伸出手去触摸他。还带着热气的和凡人一模一样的湿润的皮肤。也没有故事里说得那么不同,明明也是细腻的皮肤的质感,和我一模一样,只是略浅一些的,像是漂过色的莎草纸。


       “余独一无二的财宝就在这里。”我对他说,手指留恋在热气蒸腾里。


         “也说给本王听听,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他笑起来,拍了拍我的头。


        “吉尔伽美什王,余宣布现在你是余的所有了。”我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红色的湿漉漉的,是搅拌均匀的染料,要铺天盖地在我的心上刷上吉尔伽美什王的颜色了。


        “你还太小了。”他笑了一起来,连带着悬在胸口的链子也摇晃起来,“一会儿本王派人送你回去吧。在太阳落山前好吗?”


       “余是认真的,法老从不开玩笑。”我握住他将要挪开的手掌。“做余的侧室如何?余会把世界上所有的财宝都送给你。”


       “奥斯曼狄斯。”他叫了我的名字,有点严肃地。,但是没有遮住翘起来的唇角,“我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所有的财富,你又何来宝物献给本王呢?”


       在他笑声里,我的脸涨得有些红,我向拉神发誓,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羞辱法老王。于是我反驳他,抬起头,认真地扣住他的手指。


       “你还没有得到余。”我说,声音虽然轻但是很坚定,“没有一位拉美西斯的乌鲁克王的宝物库是不完整的。”


        “是吗?”他更加放肆地笑起来,耳饰也摇晃起来,晃着金色的光在我的面前。光轮划了一下两下,好像是比我更闪耀的太阳。


        “这很好笑吗!”我去拉扯他的衣摆,却被抱着膝窝,整个坐进他的怀里,扑在他宽阔有力的胸膛前面。他的身上有麦酒的香味,还有出浴的香料浅浅的存留。


        “那么现在本王的宝物库完整了。”他撩开我的额发在那里小心地亲了一下,“不过本王觉得一个更大一些的拉美西斯或许更适合本王的宝物库。所以小鬼就回去好好学着做一个称职的王。等你成年了,拿这个来换本王的奖励。”


      “奖励?”我埋进他的胸里,手环着他的脖颈,“你要是食言怎么办呢?”


       “本王从不食言。”他抱紧了我,声音有些奇怪,“没有人会对太阳撒谎。”


        “那么约好了,吉尔伽美什王。你一定要等余长大!”


…………


(二)


        梦醒来的时候,尼罗河的月光还悬浮在瀑布之上,翻滚着离开。等天亮的时候,睡莲里会升起明亮的光轮,普照世界的太阳燃烧着蒸发所有的眼泪。


        我站在船头,看远方覆灭的烟火飘起,和纪念那个人故事的歌谣响起。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王也是一样哦。”


        写给我的泥板上这么刻着。看不懂的,复杂的文字一点点清楚起来。


        “所以最闪耀的太阳王呀,请原谅本王的任性。”


         最后也没有想起来他嘴角的弧度,他笑过吗?明明是那么熟悉的笑声,现在却遥远地隔着千万年的距离。好像是从传说故事里偷出来的片段一样陌生。吉尔伽美什王,是这么这么遥远陌生的人吗?


       “做梦了吗?”侍从猜测着我的脸色,把盛着丹桂水的金盆奉上。月亮倒影其中,比那小小的花瓣的颜色更闪耀的是出现在梦境里的色调。他身上的味道也是这么甜津津的吧……


        “没有,法老是不会做梦的。只有没有资格掌握未来的凡人才会利用梦境实现自己卑劣的想法。”我这么说着,指尖轻点了一下水面,继而挥洒向更远的地方。


        “去打赫梯吧,余想好了。”


        还要做更多的事情,只有我可以做到的一位称职的王应该做的所有事情。


        “本王在未来等你,小小的太阳王。”


end.


第一次写拉二闪,心里虚虚的,有不严谨的地方务必原谅(×)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