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FGO/咕哒君中心】赝品

*咕哒君中心
*深夜脑洞,非常ooc
*假装有后续,也许会写系列

————————————————————
        滴答,滴答。
        液体落在地面上迸溅出来极为难听的声音。我的心跳与之共鸣,合拍地在胸膛里难以平静。
        “前辈,小心。”马修的声音从我后面传来,我无法转身看到她的脸,只能听见她腰侧的盔甲碰撞的声音,以及前方恐怖的呼呼风声。
        一扇银色的大门,在我们的面前犹如巨人,面无表情地阻断了前方的路。我左右看看,突然被门侧那个和迦勒底形制相似的门禁系统吸引了目光。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抬手把覆盖在指纹仪上的污泥抹开,看见了那个闪着幽绿光芒的辨识窗口。几乎是下意识地,我覆上手去,刺痛的感觉从我的指尖划过,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机械女声,冰凉地念到:
        “辨识成功。【御主·藤丸立香】”
        吃惊也好,疑虑也好,总之那扇成功的大门为我开启了,在尖利的与地面摩擦的声音里,我看见了前方被隐藏起来的秘密空间。
        虽然很想否认,但还是不得不说,那和迦勒底的任何一间大厅都太相似了。借着手电的光,我甚至可以清晰地辨认每一个我熟悉的部位。微妙地倾向一个方向的挂画,损坏了一个角的玻璃挡板,某些斗殴过陷进去的墙壁。
         “这简直就像是复制了一遍迦勒底嘛……”我小声地吐槽,踩着地上不知是什么的粘稠液体,发出小小的赞叹。
         然而很快当我的目光移到一件再熟悉不过的东西时,我的笑容彻彻底底地凝固在脸上。
        那是一只杯子,很普通款式的白色马克杯,我甚至不用走近就知道它曾经也泡过加了双倍牛奶的咖啡,最喜欢的内容物大概是茉莉花茶,最讨厌的绝对是达芬奇手作的黑暗饮料。
        我为什么会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我现在甚至希望我不知道这些。那个该死的断了杯柄的杯子像是一个巨大的不该出现的bug让我失去辨别真假的能力。
        那是我杯子。【藤丸立香】的名字应该被马修好看的字体写在底部,转到侧面的杯壁被童谣还是杰克画上了小花朵的图案。而它正放在我出门时随手放置的地方,我闭上眼睛,今早嘴唇贴在杯沿上温温的感觉翻涌而上,随之而来的是后颈上生出阵阵凉意。
        我可以确认了,这不是迦勒底的复制品。这个空间完完全全是我所熟悉的那个迦勒底,是有藤丸立香生活痕迹的那个迦勒底。
       “这是……这是什么情况……”我的心正扑通扑通,随时准备从大张的嘴巴里跳出来给我一个惊吓。“马修……先别进来,我先看看……”
        我用我最大的力气保持住了镇定,手指却依然不受控制地从指尖开始颤抖。而此刻前方传来窸窸窣窣的足以使我失语。
        我走过去,影子投在白墙上,像鬼魅一般张牙舞爪。尽管我知道那只是一些桌子椅子,和一个正忐忑行走的御主的可怜倒影罢了,摇晃的灯光却完全不是这么想的。
       又是一扇门横在我面前。凭着我的记忆,我知道那是一间稍大一点的会议室。我用颤抖的手推开门,努力不去在意其中传来的可疑声音。
        地上黑漆漆的,被什么液体覆盖了,看不清地板原来的颜色,我走进去,扑鼻的恶臭让我的胃部挺翻涌。那味道不好形容,非要说的话……就像是从地底挖出来陈年的腐烂物,或是隔了多日的饭菜,你可以想象蛆虫乱涌耸动的窸窣声,也可以想象泛绿的汁水又黏又稠,如同巨人的口水。
        我咽了咽口水,忍住恶心继续向前。随着灯光的照射,我大概已经猜到一些。毕竟那些阴影里横七竖八的,除了人的肢体,我猜不到其他的可能。至于白色的衣角,和画着迦勒底标注的肩章,容我懦弱,我没有勇气去猜测那来自我的哪一位同事。又或许,根本不是用猜测了,他们全都在这儿了。
        我终于来到了声音的终点,那里仰面躺着一个男人,穿着被血浸透的迦勒底制服,看不清脸,他身边有个短发的女孩子,腐蚀了半边躯体,他的手牢牢圈着那个女孩子。而我听到的声音,来自他身上制服的一根带子,在风的作用后,一下一下地叩击着地面。
        他伸出的手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个三道令咒皆用完的手背,让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很坏的念头。
        “据我所知……整个迦勒底最后的御主是……”
        手电照亮他的脸庞,我没有太吃惊,那如同照镜子一样的体验让我甚至笑出了声。
        是我自己的脸,太熟悉不过的【藤丸立香】的脸。这可太糟糕了,我笑出了声,疑心自己是不是已经傻掉了。
        “原来【我】也死在了这里……”我终于止住了笑,却依旧没办法收住上扬的嘴角。
        我俯下身,极近地端详着自己的脸。那双和我一模一样的眼睛不负我期望地睁开,用我见过的【藤丸立香】可以表现出来的最大恨意盯着我。
        他的嘴巴动了动,同时整个身体剧烈地动起来,伸出手要来掐我的脖子。当然,在他苍白的指尖碰到我之前,很快重新恢复了死人该有的安静模样。
         我笑了笑,抬手把匕首从他胸膛里拔出来插回口袋,然后轻松地站起身向外走去。听见了马修喊我的声音就在门外,我必须马上回到她的身边。
       “这个地方处处都不对劲,还是赶紧离开吧。”我微笑着对着马修挥了挥手,脸上【藤丸立香】该有的表情一分不差,恰到好处。
        我猜马修没有看见我颤抖的双腿,也永远不要知道使我恐惧的原因。
        那个躺在地上的家伙啊,刚刚对我说:
        “你会付出代价的,赝品。”
        啊,那还真是天大的笑话啊,毕竟身在此地的【藤丸立香】只需要有我一个就够了。
      tbc.

因为是深夜脑洞,所以没头没尾的,大概会有后续吧(立flag)       
喜欢的话点个红心蓝手,留个评论owo
咸鱼文手感激不尽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