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FGO/藤丸立香中心】重复循环(二)

*肝鬼岛的沙雕脑洞,接上篇(×)
*藤丸立香中心,非常ooc
*游戏玩家视角有,注意避雷
*短篇脑洞,不要当真
——————————————
       有的时候,藤丸立香会一个人站在窗口傻傻地发呆。

       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会出现或者消失。星星或者云朵,还有蓝色的看不到底的天空,哪一个都看不到。好像能听见风吹过的声音,呼呼作响,就像是记忆里利刃破空的声音。

        一直一直,等到杯子里的咖啡都凉了,立香还站在那里。

       “前辈?那个……前辈?”马修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在身后叫他,镜片后面的眼睛带了一点水汽 。

        “恩?啊,是马修啊……怎么了吗?”挠挠头,立香露出歉意的笑容,手却在听到声音的一刹颤了颤,咖啡溅出来,在手指上留下一片难以发觉的褐色痕迹。

       “医生叫我带你过去。”马修推了推眼镜,目光在立香身上停了一下然后很快转到边上去。

      “灵子转移吗……?”立香想笑笑,却不小心扯出一个难看的表情。他只好飞快举起杯子尴尬地喝着咖啡,因为喝得太急,白色的制服上也被溅上了三五褐色的斑点。
——————————
        【藤丸立香】原本是个干净的容器。洁白的可以融入各种不同组分的完美容器,现在不过是藏着千疮百孔的肮脏灵魂的可笑载体。

        【藤丸立香】不知道要被反复使用到什么时候,大概等到机体停止工作的那一天,就是下一任接替者到来的日子吧。

        至于现在,人类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尚且还有穿着这身衣服留在这个鸟笼里的价值。
——————————
       “前辈……咖啡喝太快对身体不好……”马修有些担忧地看了立香一眼,抱紧了手里的文件夹。“那个……是鬼岛吧……没关系的,前辈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去过很多次了不是吗?马上又要见到牛若丸小姐说实话挺高兴的……但是,但是……我还是……”

        “马修……”立香的手轻轻搭在马修肩膀上,他低垂下眼角,不再说什么。

        “明明已经重复了那么多遍,这颗心却依旧被将要到来的一切而不安……我,我真的能作为前辈的盾好好保护大家吗……我……”马修低下头,染上哭腔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也只有眼泪吧嗒吧嗒掉在地上的声音回想在寂静的走廊里。

       “没事的。”立香深呼了一口气,“记得要在大家面前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会有多少过去的记忆残留在他们的灵基上,不过只要好好应对,就不会被发现。”

       “是,我,我会注意的。”马修很快地用手背擦了擦眼角,抬起头看向立香。

       “尤其是医生那里。”立香攥紧了拳头,“好了,要出发了。这次也由我藤丸立香来拯救人理吧!”

        “是!前辈!”
————————————
     【藤丸立香】曾经是非常好用的容器,可以融入不同人的思想和感情,一次一次完全空白地重复在相同的时间线上。他不知道的,哪怕和面前笑嘻嘻的家伙生离死别了一百次,他还是会又一次好奇地问:“诶,难道说医生手上的是结婚戒指吗?!”

        【藤丸立香】是被选中的千分之一,这句话真的不只是恭维。过去还有很多个像他一样的存在,都被处理掉了,只有他留了下来。当他睁开眼睛,带着混沌的记忆来到迦勒底的那一天起,就意味着他也进入了这场无法问为什么的游戏,从此要做一个合格的棋子,代替有些站在幕后的人,去面对和承受一些伤痛。

        【藤丸立香】是特别的,就算大多数时候这个名字并不属于他,这个黑色头发的少年也依旧傻傻地相信着他所经历的一切。“御主藤丸立香,前来报道!”他笑着对大家打招呼,其实这句话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已经被重复了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当然了,他不配知道这些,合格的棋子为了不做出僭越的行为,总是被蒙在鼓励的那一个。

        【藤丸立香】现在完全像个失败品一样了,谁让他违反了规定,保留了不该存在的感情和记忆。“这个英灵好像在哪里见过……我曾经也拥有过那样的记忆吗?”他问自己,然后第一次开始质疑自己的存在。“这样的死亡,为什么连眼泪都只是像过场一样流下来呢……是不是在其他地方经历了太多次,所以才不那么痛了……”他看着沾满血的盾牌和消失在一切存在里的魔术师,歪了歪脑袋,第一次发现,原来眼泪的味道,劣质得像最低等的塑料。

       【藤丸立香】逃跑了,连带着被设定好作为他胁从者的马修一起。两颗棋子一起逃掉了,这不合规矩,也不合常理。迦勒底不好吗?那里不是【家】吗?所谓的自由难道像败犬一样逃跑就能找到吗?坏掉了的容器,果然变成了那副破破烂烂的可怜样子,就连乞死的表情都这么可笑,啊,不,让人怜惜。高高在上的创造者玩腻了的时候,也喜欢尝试一些有趣的玩法,比如给次品一个不错的梦境,来作为辛苦这么久的奖励。“辛苦了哦,立香,现在好好享受吧。”

        【藤丸立香】时至今日还在这个循环里,明明知道了故事的起因经过和结果,却还是要咬着牙把这故事书写的好看一些。就为了那些每一次都像是初见一样热情而善良的从者,这个无限循环的游戏,都要好好运行下去。但是那种归属感和存在感被一点点消磨,变成了绝顶的空虚和无助。“所以说哦,立香亲,没有记忆的你明明可以活的更轻松呢唔呼呼呼……”因为有了记忆,所以有了羁绊和牵挂,无法拯救的痛苦绝望叠加上一起创造过的希望和梦想,就变成了折磨。“医生……”

        【藤丸立香】不得不说还是个结实的容器。怎么样都不会坏,所以可以放心使用,他的痛苦和绝望不会影响到故事的进行,所以大可放心。只不过,有的时候,还是会出现意外的登出或是错误。那只不过是可怜之人最近的反抗罢了。重复太多次了难免有些应激反应。可惜,没用的哦,从出现在这里的第一天起,命运就写好了,不管是否知情,大家都要好好把故事写下去哦。

————————————
      “前辈!”

      “嗯?怎么了马修?”立香回过头,微笑着看向声音的来源。

      “就是每天都看见前辈站在这里,想知道到底外面有什么让前辈特别在意的地方……”

      “没什么,只不过是普通的发呆啦。”立香笑了起来,对着马修眯了眯眼睛。“这么不提,去吃蛋糕吧!我刚刚可是看见医生端着新品种的蛋糕偷偷进了房间!”

       “好的,前辈!那么作战名是蛋糕争夺大战,这样可以吗!”

       “就这么办,出发!”
——————————
     【藤丸立香】今天又在做着什么可笑的梦呢?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呵。

    tbc.

虽然是条咸鱼,但是还是想和大家一起玩。
感谢大家阅读到这里。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