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瓢

【米英】姜饼人(1)(2)

病人和家属的设定大概
前面就没怎么出现亚瑟我也很无奈
小学生文笔,大概ooc严重
一只病娇的阿尔不适慎入
--------------------------------------------------------------------------------------------------------
(一 )
穿着白色制服的护士把那盒东西从小窗里递给他,冷冰冰的脸上没有浮现多余的表情。
“拿着你的东西。”她皱着眉头看着年轻人的面庞上灵活转动的蓝色眼睛,又丢下一句:“听着,你要是还不安分的话,我会让你穿上拘束服的,我保证。”
穿着蓝条纹病号服的青年蓝色的眼睛转了一圈,吐着舌头,用力地点头。迫不及待的去拆那盒裹着红绿包装纸的东西。
“致阿尔弗雷德:
护士不允许探望,但我给你带了你喜欢的姜饼人。好好听医生的话,你会好起来的。
你的亚蒂”
写在便签上的工整字迹,在名叫阿尔弗雷德的年轻病人匆匆两眼的扫视后,被丢到一边,果绿色的盒子砰地打开,排列整齐的姜饼小人让阿尔弗雷德发出了一声欢呼。
显然做出这些姜饼人的家伙手艺不怎么高超,微妙的烤焦的部分纵然被浓郁的奶油香遮盖,还是若有若无地强调着自己的存在。
每个姜饼人的长相都不尽相同。虽然很抽象,但是依旧让人看到制作者的心意。比如那个粗眉毛,绿眼睛的小人,又比如这个戴着眼镜,呆毛曙目的小人。
阿尔弗雷德笑起来,用手指一块块捏起,放在眼前细细打量。
“啊,先从哪一块开始吃呢。”他像孩子一样用指尖在姜饼人间扫过,脸上露出努力思考的神情。
他的目光最终停留在那个画着沙金色头发,绿色眼睛的粗眉毛小人上,“唔,这个样子的好像在哪里吃过呢。”他舔了舔嘴唇,“那么就从他开始好了。”
(二)
首先是手臂,左右对称的光洁的手臂。微微咬下去,奶油的香和姜饼的脆交织在一起缠上舌尖。阿尔弗雷德满意地闭上了眼睛,意犹未尽地舔着唇角,让松脆的饼在自己嘴里融化。
记忆里朦朦胧胧也有这样的印象,蝶翼般姣好的手臂,皮肤似乎比别人薄一些,舌尖舔过,可以感觉到血液汩汩流过的动感。牙尖微微嵌入,腥咸的血液淌出来,几乎可以感觉到被擒住手臂的人不安的颤动。
“是甜味的。”阿尔弗雷德想,在嘴里含化了的糊状物温柔地包裹着自己的舌苔,美妙的感觉一直牵连到心底里。似曾相识的奇妙触感,让他不禁想起那雪白皮肤下撕裂的肌肉,鲜红的像是夜莺的胸脯。汗气蒸腾间,姜饼小人身上盘上让人欲罢不能味道,暧昧地逗弄着阿尔弗雷德的鼻腺,像是少年的体香勾着人的胃口。
“再咬一口。”阿尔弗雷德对自己说。右边的手臂很快也被咬下,在牙齿的咀嚼间发出咔咔的脆响。他忽然想起了剥掉了骨膜的白色的骨头,依然裹着粉红色组织的折断的骨头,断面发黑流着稠液的骨头。每一种,都很喜欢。尤其喜欢,那副瘦小但匀称的骨架,简直想要把它拥入怀里。
阿尔弗雷德的心情愈发好了,他扯掉姜饼人的一条腿,抛进嘴里,舌尖忠实地传回酥麻的回应。光滑的大腿,不停乱蹬的大腿,布满青紫吻痕的大腿。有些东西像幻灯片一样在他眼前浮现,他迫不及待地咬下另一边,让脑子更加清晰地去回忆那种模模糊糊的感觉。细腻的舔过肌肤的感觉,咸味的是汗液,铁锈味的是血液,甜味的是姜饼小人。大腿的肉是顶饱满有力的,扯下一片,都可以感觉到挣扎的灵魂不安的跳动。血染红嘴唇,像是涂上最美丽的口红,他吻过每一寸屈从着的皮肤,留下暧昧的唇印。
“这个姜饼的味道很棒诶。”阿尔弗雷德挑了挑眉,他模糊记忆的重现给了他莫大的鼓舞。他几口把姜饼人的身体吞吃下肚,感觉饼干的形状横冲直撞地沿着食道坠入更深的地方。这个味道很熟悉,就像是朝夕相处的伴侣。他几乎可以将想象自己曾经千百次做过相同的事情。
“吃掉它,想要吃掉它。”心里有个念头蠢蠢欲动。阿尔弗雷德忽然就想起来自己的童年,没有姜饼小人吃的困苦日子,咕咕乱叫的肚子和猪食一样的饭菜。就像是寻求补偿一样,长大之后他爱上了垃圾食品。“汉堡和可乐。”他笑了,“大概还有薯条。”但那些充满了添加剂和染色素的东西姑且可以填饱肚子,却无法填补心里的渴望。于是他开始追求别的更厉害刺激的东西。比如做世界的hero,比如和一个男人交往。
两个人的日子没有想象中跌宕起伏,不过却总是带给他快乐和满足,那个人总是挑着粗粗的眉毛笑他不切实际孩子一样的话,但一点会在埋怨之后温柔地替自己解决各种大麻烦小问题。“顺利的话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吧。”他勾了勾唇角,抬起一只手去看订婚戒指。当然那里空空如野。
“啊,被护士收走了吗?真是的。”他自嘲地笑了笑。突然清醒的脑袋提醒他现在是个病人。
一个被关在单独病房里的特殊病人。
tbc.
--------------------------------------------------------------------------------------------------------
非常的短小【毕竟作者是个丧病】
大概还有后续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