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FGO/咕哒君中心】墙

×藤丸立香♂中心

×近期有感而发,非常ooc,小短篇

×黑化咕哒,真的非常ooc,请想要休闲娱乐的朋友不要点进来,求您了!!!不适请及时退出

————————————

(一)

        “唯有死生能将我们分开。”

         还有数据删除。

(二)

         白雾蒙蒙,唯有窗外鸦雀扇动翅膀惊起的声音让人清醒。

         藤丸立香睁开眼睛,麻木地起身穿衣。握着牙刷的手微微颤抖,用力不当弄伤了牙龈,红色的血流出来,混在白色的泡沫里滴下来。啪嗒啪嗒,好像人鱼忏悔的眼泪。

        哦吼,可惜永远不会变成珍珠。

         镜子里的自己,眼窝深陷,甚至有那么一点胡茬。立香摇了摇头,感觉自己不那么像记忆中的自己了。他含了冷水在嘴里,头晕脑胀地朝外间走去。

        “玛修?”他含糊地喊了一声,没有人应他,立香这才想起,玛修也好,达芬奇也好,甚至罗曼医生,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人和事情了。

       有多久呢,久到灵子转移的筐体都被灰尘布满,久到他连达芬奇亲的中间名都忘了怎么拼写,久到就连他曾犯下的罪行都变得那么轻描淡写,可以融进大脑随便一个角落。

      【是藤丸立香举报了所有人。】

        有个吵闹的声音很不和事宜地提醒了藤丸立香。立香扭头,只看见不会人语的乌鸦停在树枝上拿黑漆漆的眼珠子瞪着他。

        福尔摩斯的银怀表还落在桌子上,血迹浅淡了混在灰绿的绣斑里看上去不那么明显了。但是依旧固执走动的指针还在提醒这间空荡荡的屋子发生过的一切。

        但立香依旧要为自己开解,他握住冰冷的马克杯壁,对着眼前虚空辩解道:“都是他们逼迫我的。”

         是啊,都是别人逼迫可怜的御主藤丸立香,把他随便地丢弃到现在这样一个糟糕的境地上。要追究原因的话怎么能怪罪无辜的受害者呢?

          “就是啊,明明是他们强加给我的,我怎么可能伤害我的朋友同事和战友呢?”立香松开了握着杯子的手,把手放在咔哒咔哒响个不停的怀表盖上。

          “闭上你的嘴巴,废铁。”

          指针终于不再转动了,好像除了排风扇工作的轰鸣,再也没有让立香感到不安的来源 。

           立香抬起头,终于露出了一个属于【藤丸立香】再合适不过的灿烂笑容。

            “这样才像话嘛。”他说。

  

(三)

         数据删除的那天玛修和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 ,照理给自己沏了一杯茶。她看见立香的马克杯歪歪斜斜地摆在橱柜里,歪了歪头,给她最崇拜的前辈也满满沏了一杯。

         “可惜不是奶茶呢,不然也拿去和玛丽小姐分享。”她想着,端着茶杯吵大厅走去。

         隔了老远,她就听见了吵闹的声音。于是不容她多想,快走几步,玛修看见了立香低着头,被一群人围着。

         “你们要对前辈做什么?”玛修看不清立香的表情,只觉得围着的那些穿制服的人面色不善。她怕又是时钟塔的走狗来为难立香赶紧挡在了他面前。

         “有什么事情请和我说吧。”玛修抬起头直视着那些大量的眼神,同时压低了声音对后面的立香说道,“没事的,前辈。我想达芬奇亲一定马上也会赶来的。这里就先交给我吧。”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玛修大吃一惊。她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一刻,关于过去所有的信任和依赖崩塌的那一刻。

        “就是她!是她策划了这一切,和我完全没关系!”一个熟悉都不能熟悉的声音就在自己脑后响起,随即穿着制服的人拥上来,说着什么清除隔离之类的话。

         “前辈你……”玛修感觉身体变得很轻,稳住意识以后才发现自己身体的下半部分已经变成了电子流一般的透明。

         “为什么……?!”她来不及问出口,因为她的五感已经被剥夺,最后的最后,她看见了藤丸立香嘴角露出的笑容。

         “疑似bug携带体一五十八号,清除完毕。”

(四)

         人一点点变少,明明昨天还在一起抱怨着被带走的人越来越多的工作人员慢慢看不到了,藤丸立香把手插进裤袋走过空荡荡的走廊,脸上表情自若。

         不只是工作人员,还有从者。挂着姓名牌的房间越来越少。就在昨天,立香把中意从者梅林也毫不犹豫地交给了那群穿着制服的人。

        管你是不是属于这个世界,只要是存在就能被彻底删除。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干的漂亮,藤丸立香。不愧是被选中的男主角。今天的排查任务也完成了。希望你再接再厉,为了游戏的顺利运行,也为了这个里世界的和谐发展,请你一定要多多向我们汇报。”穿着制服的人对立香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让他出去。

         立香走出那间几乎让人窒息的房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抬起手背,看着三道红艳艳的令咒,眼神有些动摇。

         失去了从者的御主,真的还有活下去的必要吗?

        “不行,我要活下去,只有我……只有我才是唯一的……唯一的男主角……”

(五)

       直到最后穿制服的人离开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发现真正的bug。但是这都不重要,他们看着有序的和谐的迦勒底,都感到十分满意,符合他们理想的标准。

         “非常感谢过去您的贡献。”他们一一和立香告别。

        “看来这套方法非常管用,接下来我们还会在其他的游戏里实行,希望届时您,作为优秀样板游戏的男主角可以现身说法,向大家传授如何建立和谐有序的新游戏环境的经验。”

         立香听着他们的话,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没有玛修帮我写演讲稿那还真是苦手呢……”

         窗户外面的鸦雀叫了一两声,雾气白蒙蒙的。有一座高墙正拔地而起。

         足够牢固,足够坚挺。外面那些肮脏的污秽的东西永远不会跑进来弄脏这一片净土。而希望就会如同潘多拉的盒子,永远留在这里。

(六)

         “下一个举报谁呢?”

         立香挽起了袖子,象征bug的黑色条带像毒蛇一般盘绕在他手臂上。他笑出来声,仰头喝掉杯子里冷掉许久的茶水。

        “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end.

狗头保命,遁了。

我真的就是个透明,不好意思话多还矫情,大家就当我放屁。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