泮池里的七彩大黄鱼

励志克服懒癌和丧病把脑洞都写下来……

【马场林】一场感冒所带来的

怀着一颗咸鱼的心滚去把第五集看完了,我我我甜的还能说啥!公主抱我不服别家就服你马场家的!我永远爱马场和林林!咳咳,上面废话太多了,稍微脑补了一个脑洞,乱七八糟的充满了我个人的恶趣味·······

ooc大概有,我的锅,请马场和林林要幸福!

cp马场林,小学生理科狗文笔,士下座。

---------------------------分割线-------------------------------------------

   “笨马场,原来你也有生病的时候啊。”林插着腰,居高临下地站在马场的床边,取笑着面色潮红,把自己团在被子里的侦探。

  “林林你别这么说,就算我再怎么潇洒倜傥超凡盖世,在流感病毒面前也只是个普通人。”马场侧过脸咳嗽了两声,从喉咙里发出了含含糊糊不舒服的哼声。

  “啧。”林皱了皱眉头,伸手去探马场的额头。“要是发烧了的话,还是赶紧去医院看一下比较好········喂,笨马你,你干什么。”未等林的手触到马场的额头,马场突然从被子里伸出手,扣住了林的手腕。

  “你这头笨马,赶紧给我松手。”林作势要打马场,却一下子被马场拉近自己。

  “林林的手,好冰。”马场却这么说着,拉着林的手触在自己额头上,然后一路向下,小心地覆在自己唇上。“凉凉的,很舒服。”

   马场的温度沿着手掌传过来,滚烫,燥热,像是要把自己也一同拽进这场名为马场善治的大火里。林避开那双明明虚弱却向自己坚定发出邀约的眼睛,感觉心在胸膛里放肆地乱跳。手掌能清晰地感觉到马场干燥的唇,和松松扣着自己的手臂传递过来像是要同化自己的脉搏。

   名为马场善治的侦探,凭着兴趣接着杀人的委托。爱好是棒球和明太子。还有更多,关于这个男人的更多,林一无所知,而关于自己的许多,林也没有向马场提起。两个人就保持着这样不多不少的关系,心照不宣地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明明自己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再眷恋这座让自己失去最后亲人的城市,也不可能真的忌惮所谓五年份明太子这样玩笑一般的约定。所以就连林也想不通了,让自己真正留下来的理由。

  “我说,闹够了,就松手。”林舔了舔嘴唇,把头扭到一边,开口道。

  “林林,你还真是不可爱。”马场悻悻地松开手,眼睛却依旧跟随着林别开的脸。上看不清的神情。“稍微纵容一下病人偶尔的任性啊。”他半坐起来,挠了挠头发,嘟囔着。

  “那麻烦你现在就穿着单衣去外面走两圈,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你丢到医院去了。”林不理他,走到外间去倒了杯水,塞进马场的手里。“给我稍微有点作为病人的觉悟啊,笨马场。”他眉头蹙起来,直到盯着马场把水喝完,才拿着杯子走开。

   “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林你还有这么一面。”马场看着林在矮柜前翻找药箱的背影,托着下巴揶揄道。

“以前,侨梅生病的时候,也是我照顾她的。”林的声音像是沉入水中的玄武石,冷冰冰地传过来。

    马场愣了愣不知道怎么接下一句。小小的房间里,只剩下了林翻东西的声音。马场看着林的背影,染成茶色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微微弯腰的动作,让红裙和过膝袜间白晃晃的大腿暴露无遗。到异国他乡谋生,或是成为杀\手,怎么看也不是兴趣使然的行为。那个人一定经历过许多,也失去过许多吧。

   “你这么大个男人,家里连点常备药都没有的吗?”在马场发愣的间隙,林气势汹汹的声音突然响起,“我去一趟药店。你要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哈?单身男人家里有点药品什么的才不正常吧。以及,我要明太子。”马场揉了揉鼻子,翻了个身,又安心地窝回被窝里,给林比了一个“你懂我说的哪家”的眼神。

  “要你个头的明太子,驳回。”林抱着手臂,冷冷地回绝。

  “那豚骨拉面好了,麻烦林林帮我去大叔那里打包一份,面要硬一点。”马场把手搭在眼睛上,故作虚弱地开口,“我可是病人啊,说不定就死在这场棘手的流感里啦。林林一定要满足我这最后的愿望。拜托。”

  “笨马你还是饿死吧。”林忍住了把拳头招呼到马场脸上的冲动,甩下一句,提了包出门去。

    才走到外面,风吹到脸上凉飕飕的,“好冷。”没来的及换上厚外套的林打了个寒颤。

  “吃什么豚骨拉面啊,那个家伙真的是仁轮加武士而不是什么豚骨拉面武士吗?”林碎碎念着,高跟鞋在地面上不经意扣出哒哒的声响。“淋雨还嘚瑟,到处跑,亏他还有脸叫自己病人。”林叹了口气,脑海中又浮现出马场那张蠢兮兮从怀里摸出没有淋湿的肉包子递给自己的笑脸,蹙着的眉头舒展开来,稍微回忆了一下。

    电视台循环播放着暴雨警报,按理说是个人都该乖乖呆在家里和喜欢的人一起熬过电闪雷鸣的一天,可是林却不得不说站在窗台边张望某个说着“既然林说不想吃拉面了就换种东西吃好了”就擅自跑出去的家伙。

“这什么啊?笨马快滚进来,把湿衣服换掉,会感冒的啊,傻子。”林插着腰对头发湿哒哒黏在脸上的马场说。

   “诶,这可是我特地跑到中华街买的肉包子,还以为你会很高兴的。”马场在玄关换着鞋,把包子往林手里一方,随手把林推开一点,两人肌肤接触一刻,林能感觉到来自马场一边的寒意。

   “就算林林现在想抱上来,也不行哦。我淋湿了,别碰我,我去换个衣服。”马场提了提裤脚,看着地板上淌着的一小片水渍,勾着嘴角笑道。

   “谁要抱你啊,还不快滚到浴室里去。”林把眉毛拧起来,听着浴室里传出来的水声,不禁在心里骂了一百遍笨马。直到感受到手里包子隔着油纸传过来的热度,林才回过神来。他叹了口气,“算了,这次就放过他吧。”

   “所以说淋雨感冒到底谁的错啊,还非要怪什么流感病毒。”当林从药店出来的时候,眉头又忍不住拧在一起。心里想着说不定还是回去打那个家伙一顿出出汗会比较好。

     林这么想着一边往事务所的方向走,回过神的时候,手里已经提了打包好的豚骨拉面一份。

  “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要帮这头笨马买拉面啊。”林几近绝望地站在事务所的门口,看着手里提着的打包盒,陷入了沉思。

  “算了,就当还他包子的人情好了,嗯,不会再有下次了。”林对自己说,把面换到另一只手,撩了撩滑到面前的头发到脑后,伸手开门。

   “喂,笨马场,快下床来吃面。”

     如果再有下次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的话,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他了的。

end

以上

最后还是继续不要脸地求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评论(4)

热度(125)